第二十六章

小说: 独孤残剑之现代与古代 作者: 胡思乱想 更新时间:Sun Jul 02 02:46:25 CST 2017

古天复还在想进不进一点帮的事,自己现在也需要一个地方可以使自己建立自己的事业,不屈居于别人之下,自己也要顶天立地的干一场。每每想找陈耀华,可怕人家没时间,当老大就是这样,小弟要见一面,都要细细的思量。这时的古天复的做事和出门,已经被人监视了。谢晓峰学过武术,而学武术的人一般都要先学会听声辩位之法。谢晓峰发现有人跟踪,立时把住古天复,说道:“有人跟踪我们,怎么办。”古天复没有回头看。也叫郑天豹不要回头,三个商量着到一个拐角处,一个人继续走,另两个人留下,果然一个人偷偷摸摸的跟了过来,郑天豹一把捂住他的嘴,三只拳头向他的脑袋进行猛烈的轰炸,直叫的那人喊爹娘。

古天复回身而回道:“你是谁,为什么跟踪我。”那人喊痛不说。古天复道:“我不想像电视里用的手段对付你。”那人说不出话,呜呜呜的叫着。郑天豹松开手,那人道:“不要打了,我是华哥的人。”古天复一头雾水,究其原因还是要问:“你不说是不是……。”陈双害怕,权衡一下道:“我是奉华哥的命令来跟踪你们的。看看你们一天内都做什么。”古天复道:“为什么这么做,是不是不信任我们?”可是心里却想是不是在考验我们。陈双摇头道:“不是不信任你们,而是三老大的死。

”古天复道:“谁的死?”陈双道:“三老大。孙小行,被人杀了,表哥不敢确定,是不是你杀的,就叫我来查查。”古天复道:“这是怎么回事,不是我杀的,而可以怀疑我,一定是有人列了不力的证据给我。”陈双道:“不是你杀的?”古天复道:“小子,你如果以为我是演戏,我会放了你。”陈双被谢晓峰和郑天豹夹着,什么话都要依着,但是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就看自己的心情了。现在刚刚挨了揍,自己一定要好好的修理眼前这个人。古天复道:“你是不是想看我有没有做案时间啊!”陈双道:“是的,然后就办你。

”古天复道:“今天放了你,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陈双被放了,一路狂奔,忽然一个人说道:“怎么回来了。”陈双认出了他的声音刚要说话,一刀下去“嗤”的一声,陈双永远离开了人世……。转到古天复这边,等陈双走后,:“完了,我们完了。”谢晓峰道:“怎么这么唉声叹气的,完什么啊!”郑天豹道:“我们是完了,也许还会死。”谢晓峰道:“哦!我知道了,他们是误会我们杀了三老大,对不对?”郑天豹道:“哈哈,你才反映过来啊!刚才他没说吗?”古天复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要怎么做,可以说我们被别人算计了,这个跟踪我们的人,不是被人杀,再不就说一些对我们不利的话。

”谢晓峰道:“你怎么这么肯定啊?”古天复道:“小子,电视里都这么演的。”郑天豹道:“那我们还回不回去了。”古天复道:“如果你想去死呢,我不拦着你。”谢晓峰道:“这下惨了,我家还有八十岁的老母呢?”郑天豹道:“少贫嘴了,我们要将李刚,王帅,史开明都找出来。”谢晓峰道:“那是为什么啊?”郑天豹道:“什么都要教你吗?他们可是我们的人啊!老大要走了,小弟不走,都挂那儿。”三个人商量得当,古天道迅速回了家,将事情和大爷说了一下,挥泪离别,只不过带了几百块钱,郑天豹动作也很快,将李刚,王帅都带了出来,史开明也过了来,史开明向来是很向往这种生活的,一听有人这样做了,就跟了出来,他也不知道结果是什么样子的,反正就是出来,大干一场,能分到一杯羹就可以了。

几个人都在半夜里给家里打了电话,叫家人不必担心,可是他们的父母又怎么能不担心呢?古天复说道:“哥儿几个,既然走到了一起,我们就必须要团队精神,要保证我们的合作,如今离开校园,有很多的东西我们要面对,我们在也不是学生了,我们是江湖人。”几个人一听是江湖人,真的是很酷的感觉。史开明大笑起来,众人都看他,史开明怔的呵的道:“我……怎么了?”有点试探的感觉。郑天豹道:“我们是在逃难,不要以为是什么好事?我们不学习是我们的悲哀!”史开明苦笑一下,李刚道:“我跟定大家了,我不会离开的!”王帅道:“都不离开,我要不离开,这……!”古天复道:“很好,现在天快亮了,我们找个网吧先落下脚,看看情况在离开!”六个人一齐走进了网吧,不过因为手上的钱都不多,只好挑最便宜的机子坐了,六人坐定,一直玩CS玩了个通宵。

古天复忽然问王帅道:“听你说当过服务员是吗?”王帅只道怕人瞧不起,只是苦笑。古天复道:“没关系的,我们逃难,要选个地方,我们要赚钱,我们在没落不能走下坡路,我们更不能在这个时候惹事。王帅懂了他的意思,两个人商量了一下,以后的行走,商量的还可以……就这样古天复等六人,开始了新的生活,也是因为这个生活,卷入一场原本和他们没有关系的争斗。陈耀华没有看到派出的探子的回话,疑惑不解,就在早晨找了人,全力搜查,可是什么结果也没有。

早休之时,陈耀华气汹汹的去找古天复,可不但古天复没来,跟他好的朋友都没来,“难道真的是他杀的?”2006年4月7号----------------------------------------三个人商量得当,古天道迅速回了家,将事情和大爷说了一下,挥泪离别,只不过带了几百块钱,郑天豹动作也很快,将李刚,王帅都带了出来,史开明也过了来,史开明向来是很向往这种生活的,一听有人这样做了,就跟了出来,他也不知道结果是什么样子的,反正就是出来,大干一场,能分到一杯羹就可以了。

几个人都在半夜里给家里打了电话,叫家人不必担心,可是他们的父母又怎么能不担心呢?古天复说道:“哥儿几个,既然走到了一起,我们就必须要团队精神,要保证我们的合作,如今离开校园,有很多的东西我们要面对,我们在也不是学生了,我们是江湖人。”几个人一听是江湖人,真的是很酷的感觉。史开明大笑起来,众人都看他,史开明怔的呵的道:“我……怎么了?”有点试探的感觉。郑天豹道:“我们是在逃难,不要以为是什么好事?我们不学习是我们的悲哀!”史开明苦笑一下,李刚道:“我跟定大家了,我不会离开的!”王帅道:“都不离开,我要不离开,这……!”古天复道:“很好,现在天快亮了,我们找个网吧先落下脚,看看情况在离开!”六个人一齐走进了网吧,不过因为手上的钱都不多,只好挑最便宜的机子坐了,六人坐定,一直玩CS玩了个通宵。

古天复忽然问王帅道:“听你说当过服务员是吗?”王帅只道怕人瞧不起,只是苦笑。古天复道:“没关系的,我们逃难,要选个地方,我们要赚钱,我们在没落不能走下坡路,我们更不能在这个时候惹事。王帅懂了他的意思,两个人商量了一下,以后的行走,商量的还可以……就这样古天复等六人,开始了新的生活,也是因为这个生活,卷入一场原本和他们没有关系的争斗。陈耀华没有看到派出的探子的回话,疑惑不解,就在早晨找了人,全力搜查,可是什么结果也没有。

早休之时,陈耀华气汹汹的去找古天复,可不但古天复没来,跟他好的朋友都没来,“难道真的是他杀的?”2006年4月7号----------------------------------------陈耀华找到了荣格誉,荣格誉也派了人,,分两路,陈耀华区去找古天复,荣格誉找尸体,果然尸体就被荣格誉的人找到了。陈耀华叹息自己一臂已失,没想到……,心下非常之沮丧了,决定和洪星海联合,他以一点帮核心人的身份,派出了大两的一点帮小弟。

陈耀华下死令,必须抓到他,一时一点呆板能够的这个洪星海的分支,大批量的人出去,陈耀华处理了陈双的后事。过了三四天了,小家安排好了,他们没有走离市区,不过去了一个不是一点帮控制的范围内,可以得到部分的保护,古天复决定发展自己的势力,因为只有强大自己才可以和陈耀华去谈,否则自己必遭到奸人之害。古天复若想在这个社会里存活,不但要有人,还要有枪,还要找到自己的靠山,最后发展自己的势力,那才好。古天复经过打听后,在这个区内有一个老头,是全市举足轻重的人物,如果可以得到他的赏识,子创一派的希望不是很小,可是如果没有过人的才能,是不可能得到他老人家的赏识的,他就是青帮老帮主霍思源。

古天复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能力,是根本不可能接近霍思源的,除非有人引见才好,这样自己的机会才大一点的,古天复每日苦思,可是这个东西也不好找,不得结果,决定一个人出去走走,这个区秩序很好,和一点帮的地方不一样,环境也是一级棒……走在路上,清新的空气,天空中多少有点亮,待走一段路,天以擦黑……路上就只有一个人了,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忽然肩膀剧烈的震动,脚下也在震动,腿也在震动,皮肤表面成灰白色,古天复半点也不敢动了,内心似被虫咬一样,难受之极的躺在了地上。

古天复暗暗的想,是不是自己得了不治之症了。眼睛忽然凹了进去,什么也看不见了,可是能感觉到疼痛,古天复忍着疼痛的手忽然张开,一股似水而滴的感觉,表面冰冰冷冷的。它流进了自己的手心,流淌在自己的血液里,好象在给自己换血一样,一会儿似活猛烈,一会儿似剑穿心,马上要死的感觉,一种疼痛,一种空白……古天复睁开了眼睛,左手立时抬起,用眼睛仔细的观察,手心里有一颗红痔。泛着光……古天复用尽力气,可就是起不来,它就像是自己身上的一样。

古天复有了力气,起了来,紧张的喊道:“你是谁?”白衣人道:“我是独孤残剑。”古天复无法表现的道:“那你就是天书的主人公吗?”独孤残剑道:“天书,刚刚置办的这套衣服,帅吗?”古天复道:“很帅!”白色的风衣,真的很帅!独孤残剑道:“你是我的未来,你知道吗?”古天复道:“未来?”独孤残剑道:“世间的轮回,让我的灵魂投在了你的身上,它不是简单的所谓的灵魂,而是我冲出了另一个世界,重新回到了这里来,完成了我在时世未完成的梦想。

”古天复道:“另一个世界,梦想?”独孤残剑道:“另一个世界不用语言,不用文字,一切都是你们所谓的灵感,感应,感觉,进行交流,没有利益,一种和谐,可是,一些不安分的人,像我似的,因为未完成梦想,就冲了出来,找自己的未来完成自己的梦想,没有完成的。只不过我的回来,还有一只狼,就是你那天看到的狼!”古天复道:“梦想是什么?狼狗是什么?”独孤残剑道:“我们这次的谈话,是最后一次,我冲出了意识,意思是我马上就要成为婴儿的状态,而那只狼狗是一只懂人的狼狗,一只用感应探测人的狼狗。

”古天复道:“不懂!”独孤残剑道:“你想我重生吗?”古天复道:“当然想了!”独孤残剑道:“可是那是不可能的事了。”古天复道:“为什么?”独孤残剑道:“因为你入了魔,人本本份份最好,安安乐乐,为什么要去学人家当黑社会呢?谁死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死没死,我要收回你的灵魂,我要重新制造一个人,重新继续我的未来。”古天复道:“为什么?不,不,不要,我不想死!”独孤残剑的身体卷起一层浪花,将古天复卷走了,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