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活尼姑差点让尿给憋死

小说: 绔少的尼姑小老婆 作者: 与子成双 更新时间:Sun Apr 30 02:46:02 CST 2017

从安昌市坐火车前往京都市,车程一千多公里,虽然这列车的前面加了一个“T”,但是车程还是得14个小时多。仪琳是下午五点上的火车,按时刻表上的时间,到达京都市得明早八点多。随着火车离安昌市来越远,夜幕也逐渐降临。仪琳此时虽然依旧像刚才一样盘膝团座在座椅上闭目打坐,实则心里暗暗叫苦,现在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仪琳只觉得肚子憋疼得厉害,她尿急了。仪琳开始坐不住了,肚子胀得快要爆开,她腾地站起身,见别人都齐刷刷地看向自己,心里一羞,又坐了下去,双腿难过地夹着。

她实在是没有坐过火车,刚上车那会儿吓得缩着脖子动都不敢动,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初时连在车上走个路,也双腿暗使力气,真是比扎马步还累。人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是心怀畏惧,仪琳虽然武学高强,但是到底是个十八九岁的小女子,胆子其实针尖小的。静心静心!师父说只要心静一切都是天上的浮云,只要意志力坚强,一定可以战胜一切苦难,佛祖也会保佑我们!忍住!忍住啊!仪琳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她从上车那会儿就想清楚了,鉴于自己对上面一切都不熟悉,所以能少动就少动,能少干一些事情就尽量省略,嘘嘘就是其中一项,只是如今,貌似有点事与愿违啊!受不了了!师父快救救我,我憋不住了!仪琳腾地又站起来,这突然的举动把她对面的耳钉青年吓了一跳,以为这小尼姑又要出手教训自己了。

耳钉青年名叫南宫靖,是安昌市南宫家的少爷,他此次是离家出走,由于身上带的钱不够,飞机票无钱购买,只能委屈自己这千金之躯,和普通人一样花了一百多块钱买了一张火车票,而且还是硬座……南宫靖其实也是第一次坐火车,初时的新奇过后,他现在的感觉就两个字:苦逼!这硬座不但坐着腰酸背痛就像煎熬在地狱,更可气的是对面还坐着一个该死的小尼姑,本来以为路上有乐子逗了,结果小尼姑会武功,就刚才那一下折手腕,就让南宫靖心里发毛,实在是太疼了。

南宫靖心里已经对小尼姑产生了警惕,他严重怀疑这小光头绝对没有她所外在表现出来的那样无辜单纯不明世事。正因为这诸多想法,是以仪琳刚一站起来,南宫靖就觉得周身不自然,现在身边没有狗腿子护卫,还是不能和会拳脚的小光头逞强,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南宫靖也腾地一下从座位上蹦起来,飞一般往车厢接头处冲去。到了车厢接头处,南宫靖才松了口气,他撇了撇嘴,嘀咕道:“小尼姑,等到了京都市……哼哼,那可是我表哥的地盘,到时候看我怎么报仇雪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很明显我南宫靖就是传说中的君子!”这样一想,南宫靖心里舒服了许多,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一盒中华,食指在烟盒底部轻轻一弹,一根烟灵活地飞到了他的嘴边,南宫靖张嘴一口叼住烟嘴,然后左手从屁兜里摸出zippo打火机,吧嗒一下点燃烟,慢慢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吐出两个烟圈,第二个烟圈从第一个烟圈里穿了过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帅气到极致,隔壁车厢有两个女生不幸看到,顿时心儿跳跳面红耳赤。

南宫靖抽了几口烟,摸索了一下找到卫生间,推开门走了进去。仪琳站在原地红着脸抱着肚子转了几个圈,这才万般无奈地双手合十低垂着眼睑冲斜对面那位刚才帮她出头的女子问道:“阿弥陀佛,女施主,贫尼想问一下……茅房……茅房在哪里?”说完,仪琳就害羞了,脸都不敢抬了。旁边的人都目瞪口呆。女子也眨了眨眼,这才反应过来:“小师太,你是要上卫生间吧?”“卫生间?”仪琳摇了摇头:“不是卫生间!贫尼想上茅房!贫尼想……想小解!”仪琳说完脸颊通红,想死的心都有了,旁边这么多人,有男有女,自己居然当众说出这番话,师父啊,弟子……弟子想死!女子捂着嘴偷笑,过了一会儿,见仪琳都快哭了,赶紧站起来,道:“小师太,你也别难为情,吃喝拉撒大家都有,没必要害羞!走,大姐带你去!”“多谢施主,贫尼感激不尽,以后早晚早佛前替您诵经念佛,努力超度你早登极乐世界!”仪琳诚心感谢,可是这话听在女子耳朵里,却是这么得扎耳,好嘛,我帮你忙,你咒我死啊!女子嘴角一抽,压下了不快。

两人来到卫生间门口,女子低头看了看,发现门虽然关着,但是上面显示的是“无人”。“里面没人,进去吧!”女子说了一声,转身站到了一边。仪琳道了声谢,随后推开门,刚一只脚迈进去,耳边就响起震耳欲聋的惨叫:“啊!”惨叫声富有磁性,是个男子声音。仪琳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发现原来里面有人,而且还是一个男人,正面对着自己,裤子提到半截。这个男人不正是自己对面坐的那位吗?“啊!”仪琳速度闭上眼睛,从卫生间里冲了出来,双手合十,嘴里一个劲地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南宫靖涨红着脸,也不知是被气得还是被吓得,哆嗦着手指指着仪琳,最后才干巴巴地道:“尼姑居然偷窥,你……你果然是个‘真’尼姑!”仪琳不敢说话,脑子里晕乎乎的,只一个劲地念经。

还是刚才那位女子皱了皱眉,走过来冲南宫靖责备道:“你指着她干什么?这事能怨人家吗?你上厕所里面怎么不反锁?反锁的话外面自然显示‘有人’,我还说你是故意的呢,露阴癖的变态!”女子言辞犀利,南宫靖懵了,结结巴巴道:“火车上的卫生间进去要反锁的吗?我哪知道啊!”他泪流满面,欲哭无泪啊!------------PS:亲们,求收啊求收!看完不收者,贫尼诅咒你咪咪一边大一边小!O(∩_∩)O哈哈~,!。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