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这个少爷有点冷

小说: 绔少的尼姑小老婆 作者: 与子成双 更新时间:Sun Apr 30 02:46:02 CST 2017

发生了卫生间尴尬事件之后,南宫靖和仪琳面对面坐着更觉不自在。仪琳发觉南宫靖老是在偷偷地看自己,但是每当自己察觉看过去的时候,这男人又迅速将目光投向了另一边,如此反复了几次。仪琳也觉得心里老大不平静,所以只能在心里一个劲地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念了几百遍。南宫靖又看了过来。仪琳皱了皱眉,直接出言相询:“阿弥陀佛,施主你老看贫尼做什么?刚才茅房……不对……是卫生间的事,贫尼多有冒犯,不过施主也不必太过在意,佛祖说身体只是一副臭皮囊,生既带来死不带去,至于贫尼看过施主的身体,施主也无须挂怀!所幸施主刚才还穿着内裤,护住了重要部位……”周围的人很多都不知道刚才卫生间那一幕,这时听到小尼姑的话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由偷笑,很多人用暧昧的眼神往两人中间穿梭,神情古怪。

南宫靖心里大呼悲鸣:姑啊,你就是我的佛祖啊,这事你埋在心里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行了,有必要特意说出来弄得人尽皆知么?你也太老实了一些了吧?还有啊,什么叫臭皮囊看了不打紧?有本事你现在脱光衣服让我也看上一看?南宫靖恨恨地瞪了仪琳一眼,直接起身走了。直到第二天早上火车抵站,仪琳都没有再次看到南宫靖,也不知这男子晚上溜到哪里去了。火车到达京都站后,仪琳从行李架上拿下包袱,然后跟着人流推推搡搡地出了火车站。她现在站在出站口的广场上又有些茫然了,师父告诉自己要找的人叫澹台元宗,住在昭阳区广安大街158号,可是昭阳区怎么去?师父说尼姑生来一张嘴,除了吃饭念经,剩下的最重要的一项功能就是问路,当年她老人家就是靠着一张嘴云游天下。

想起师父的教导,仪琳茫然的脑海里像是突然闪亮了一盏璀璨的启明灯,瞬间照得她灵台澄澈统观万里。仪琳瞅了瞅人群,发现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汽车,汽车旁边靠门斜站着一位穿着白色薄皮短袖风衣的英俊男子。男子二十多岁,一双眼睛总是微微眯着,好似在笑,嘴唇很薄,鼻尖非常,碎发染成浅棕色。虽然那车绝对称得上华美,但是在仪琳眼里跟牛车没两样,虽然那男子英俊到没有天理,但也不能使仪琳心神波动一分一毫。佛说,众生平等,英俊美丑皆是外相!仪琳心里默默诵念佛语,但是心里却也承认这男人皮囊生得极好看。

就找这位施主问路吧!仪琳打定主意往肩上提了提包袱,踏着小步走了过去。“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位施主有礼了,贫尼仪琳,想向你打听一下昭阳区怎么走?”澹台云本来正眯着眼睛在人群中找人,他是来接表弟南宫靖的,电话里听说那小子离家出走了,要来京都玩玩,所以自己这个做表哥的就成了“难民”收留处。这时见是一位姿容俊俏的小尼姑在问话,澹台云本就情冷淡,虽然这小尼姑容貌极美,再加上一双眼睛明净澄澈有种都市女人所没有的纯净单纯,但是此时此刻被表弟一个电话打搅了懒觉,澹台云心情可非常不好。

他冷淡地瞟了一眼小尼姑:“尼姑?”仪琳点了点头。澹台云身高一米八五,低头看了一眼仪琳白噗噗的小光头上的九个戒疤,嘴角勾起,出一抹嘲笑:“假的吧?我才不信这么漂亮的妞会去真心出家做尼姑!刚才你说你叫什么?仪琳?噗!那你认识令狐冲吗?名字都跟笑傲江湖中一样,纯粹为了炒作吧!”仪琳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有些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只能再次重复自己的问题:“施主,昭阳区怎么走?”澹台云一呆,自己说了这么多,感情人家根本不理会,他先是出一丝和煦得让仪琳几乎以为自己见到了佛祖的笑,然后瞬间转得冷如冰:“昭阳区怎么去我知道,可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施主怎么这么说话?种善因得善果!哦我知道了……师父说红尘中有一种人喜欢打肿脸充胖子,把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归结为不想说,想必施主就是这类人,贫尼明白了!”仪琳恍然大悟,点了点头:“那贫尼就不打搅了,贫尼去问别人!不过施主……打诳语死后是要下拔舌地狱的,再者,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没什么好丢脸的,施主以后改了吧!”仪琳说完踩着僧鞋,飘逸而去。

澹台云怔了怔,心里几发狂,因为他分明看出这小尼姑并非是在故意嘲弄自己,而是她真的那么想的。我澹台云对这四九城里哪个地方不知道?居然有一天会被当成打肿脸充胖子?澹台云刚要开口叫住仪琳辨个明白,这时他身后有人叫他。“表哥!”澹台云回头一看,发现正主来了。南宫靖惊奇地看着澹台云:“你跟刚才那个小光头认识?”“不认识啊!”澹台云摇了摇头。“那你们在说什么?我刚才在远处都看见了!”南宫靖一提到小尼姑,心里就一千个不爽。

澹台云嘴角翘了翘:“她在问路而已!”“你告诉她了?”“没有!”南宫靖欢呼一声,大喜道:“没告诉就好!那个死尼姑……哼哼……这次总算能报仇了!”这次轮到澹台云纳闷了:“你们认识?”“当然认识,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仇人!”南宫靖恨恨道,心里则在想: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谁让我吃这么大丑,小尼姑你死定了!“仇人?”澹台云难以置信。“哎呀你别管了!帮个忙,按我说的做就成!”南宫靖不言多做解释。澹台云也不问了,只听表弟在耳边嘀咕了几句,两人都笑起来。

仪琳正问了路一个人静静走着,突然身后响起车喇叭声,她回头一看,见是两个男子,而且都见过,其中一个正是火车上那位。南宫靖和善地笑道:“仪琳小师太,听我表哥说你要去昭阳区?这样,我们也要去,顺便送你一程吧!”“真的吗?那多谢施主了,贫尼正为此事发愁呢!不过施主的笑容怎么有点像师父形容过的奸笑?”仪琳皱了皱黛眉,迟疑道。南宫靖面部笑容顿时僵住,心里大呼“你故意的你故意的”,然后勉强扯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师父肯定形容错了,而且身为佛门中人,提倡普度众生激发人的善念,你怎么可以以恶念去揣度别人的好意呢?罪过罪过啊!”一个半小时后,仪琳孤零零地站在长城顶上,澹台云和南宫靖早不见了踪影。

这两人居然把仪琳拉到了长城脚下,然后又骗她说从这上去就是昭阳区了,结果仪琳信了,离昭阳区却更远了。“阿弥陀佛,师父,我被骗了,这里是哪里?红尘好可怕!男人都太坏,我想回去清修!”仪琳低头差点落泪。------------讲一则笑话,给大家调节一下:乌龟受伤。让蜗牛去买药。过了2个小时。蜗牛还没回来。乌龟急了骂道:他妈的再不回来老子就死了!这时门外传来了蜗牛的声音:你他妈再说老子不去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