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腹黑大少第二弹

小说: 绔少的尼姑小老婆 作者: 与子成双 更新时间:Sun Apr 30 02:46:02 CST 2017

太残忍了!仪琳坐在桌前,眼睛看着桌上的一道道鸡鸭鱼猪牛羊鲍,耳朵里听着澹台云嘴里尽量夸张的做菜方法,心里戚戚然,她觉得这些动物真是太可怜了。再看澹台云和南宫靖两人大快朵颐不住赞叹的样子,实在像极了恶魔。仪琳嘴唇抿紧,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十。澹台云和南宫靖对视一眼,二人都看见了对方眼里的幸灾乐祸。澹台云装作疑惑的样子,蹙着眉头问道:“仪琳小师太,你怎么不吃啊?我们这顿饭可是给你接风洗尘的,你不动筷子是不给我们面子啊!那以后朝夕相处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我这人都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仪琳皱了皱黛眉,眼睑张开轻飘飘地看了澹台云一眼,又闭上了。

南宫靖嘿嘿笑道:“表哥,我看你是冤枉小光头师傅了,她呀,肯定不是故意和你作对,我估计是菜不合口味!”仪琳睁开眼睛看了南宫靖一眼,眸子里有感激的意思,只是她却没看见南宫靖冲澹台云使的眼色。澹台云“哦”了一声,一副如闻仙音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菜不合口味啊,仪琳小师傅,你说你这人怎么不早说呢?好吧,我给你换道菜!waiter!”他冲包厢外面叫了一声,打了个响指,动作酷帅。门外专职伺候的服务员穿着短短的锦绣旗袍立马走了进来,躬身道:“云少您好,有什么吩咐吗?”“刚才上的菜不合我这朋友的口味,你给换道……烤全羊吧,记住要刚生产的,嫩的,齐全的!”服务员表情怪异地看了一眼光着脑袋尼姑打扮的仪琳,心里纳闷:那少女分明是个尼姑,现在的尼姑这么霸道吗?吃得这么重口味!仪琳猛地睁开双眸,定定地盯着澹台云看了半晌,心里恨死了这个无耻的大少,她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纯粹是为了恶心自己。

烤全羊比猪蹄膀和炸鸡翅更让人不敢动筷子!澹台云毫不回避地对视着仪琳,眼里闪过一丝得意,眯了眯眼睛,微笑道:“小师太,这些菜是我们每天必点的,你要是不习惯,麻烦将就一点啊,要是实在受不了,那就眼不见为净、大家一拍两散两厢自由吧!”仪琳心里默然,双手合十念起了经来。“我跟你说话呢,你念经干什么?”澹台云冷笑道。仪琳平静道:“念往生经替这些被你吃下肚子的生灵超度,同时念经向佛祖祈祷你下辈子变成桌上这些然后被人吃掉!”澹台云一呆,突然看了一眼眼前盘子里圆睁双目的死鱼,打了个寒颤。

南宫靖嚼着大闸蟹的嘴噗的一下喷了出来。两个大男人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意思:最毒尼姑心!最后从“天府怨”大酒店出来的时候,澹台云和南宫靖都阴着一张脸,仪琳默默跟在两人的身边。这一顿饭最后吃的不欢而散,自从仪琳说了那番话后,澹台云和南宫靖看着桌上的荤菜都有点胆颤心惊难以下咽。第一轮交锋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这让一向无往而不利的澹台大少心里很是不爽,也被激起了好胜之心。三人上了澹台云的奔驰座驾,澹台云上车后只说了一句:“饭也吃了,现在我们去喝点东西,吃喝吃喝,缺一不可!”南宫靖坐在副驾上欢呼了一句,不经意间从后视镜里发现坐在后座的小尼姑瞪了他一眼,想到火车上仪琳的过人身手,心里一寒,吓得规规矩矩坐在那里,做起了乖宝宝。

澹台云开车飞速行驶,半个小时后,找了一家酒吧,停在了门口。仪琳跟着澹台云和南宫靖刚一门,就感觉仿佛来到了地狱。虽然现在是白天,酒吧里人不少很多,但是却也不少。也许是为了营造那种暧昧的气氛,窗帘全部被拉了起来,舞池里开着昏暗的各种彩灯,震耳欲聋的金属摇滚乐伴随着人们的扭动而肆意轰鸣。吵闹、昏暗、暧昧,这种环境几乎让仪琳瞬间就懵了。澹台云似乎对这里非常熟悉,仪琳猜想这家伙一定是这里的常客,因为酒吧里上至服务员下至调酒师都跟他打招呼,最后酒吧经理特意跑过来招待。

澹台云要了一张桌子,三人坐了下来,然后他冲仪琳笑道:“刚才吃了饭,现在想必你也渴了,我们叫东西喝吧!”酒吧经理看了看南宫靖又看了看仪琳,冲澹台云笑道:“云少,你这两位朋友似乎是生面孔,以前没来过吧?”他说着不光不由自主在仪琳身上停留了很长时间,实在是经营酒吧这么久,尼姑尚是第一次接待。澹台云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沉吟了一下才道:“这位是我表弟,那位……是青眉山的仪琳师太,仪琳师太听说你们这里的酒好喝,所以特意叫我带她过来品尝品尝!”“两位失敬失敬!”酒吧经理非常恭敬。

“闲话少说,我们又不是生客,老吴你去把你们这里最好的几样酒都每样上来三杯,不能让小师太失望啊!”澹台云不耐地摆了摆手,偷偷观察仪琳的神色。果然,小尼姑闻言脸色很不自然。吴经理刚要下去,仪琳突然说话了,声音清脆纯净不含一丝杂志,她蹙着黛眉道:“我不要酒,出家人不喝酒,你给我来杯水吧!”吴经理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好的,您稍等!”“稍等什么稍等?老吴你这是酒吧还是水店啊?你这要是水店以后我也不来了!”澹台云冷哼一声,面色不善。

吴经理脸色一僵,搞不懂这几位在搞什么。澹台云说完又对仪琳道:“人家这地方是酒吧,专门卖酒的,没有水卖!我们得尊重人家老板不是?”仪琳低着头没有吱声。过了一会儿,桌子上摆了十几倍各色名贵洋酒,有拉菲、波尔多、鸡尾酒。“口真渴啊,来啊,仪琳小师傅,别客气啊!难道你不渴么?”澹台云和南宫靖喝得滋滋有味。南宫靖坏笑道:“表哥这你就不懂了,我以前看的武侠小说里,据说一些武林高手几天几夜不吃不喝都没事,仪琳小师傅估计不渴,我们喝!”仪琳心里发苦,她从昨夜开始到现在滴水未进,实在是又渴又饿,都快有些头晕目眩了。

过了一会儿,有美女前来搭讪,澹台云很快就和一位蓝发少女勾搭在了一块儿。澹台云一边偷眼看着仪琳的神色,一边故意放浪形骸,大手在蓝发少女的屁股上拍打揉搓。仪琳羞红着脸,不敢看两人,心里一个劲地说“非礼勿视”。“我们找个房间吧!”澹台云凑到蓝发少女耳边调笑了一句,起身后又冲仪琳道:“你也跟过来,记住,你可是我的贴身保镖!”南宫靖愣愣地看着离去的澹台云和仪琳,呆了半晌,突然恼怒道:“魂淡啊!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喂喂,你这妞摸我屁股干嘛?非礼啊!”,!。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