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 浮云纪事

结局+小龙番外

小说: 浮云纪事 作者: 奶茶公主 更新时间:Fri Nov 25 02:36:56 CST 2016

[书__客__居_首发_更新_ht_t_p://W_w_Wshu_ke_ju_c_om]岁月如梭,一晃两年过去了。小燕文学网友自行提供更新xiaoyanWenxuecom杨菓和杨爹爹坚守在九龙居,可是仍然没有小龙的消息。九龙居在杨菓的照料下生意十分兴隆,可是她现在却不热衷赚钱,只热衷享乐。下大雨她不开门,说适合睡觉;大太阳她也不开门,说热得心慌;春日天气晴朗她还是不开门,说是适合踏青郊游,带了楼中众人出城游山玩水。

滨城人还从未见过如此随性的铺头,更是觉得有趣,弄得这儿生意更好了。当然,九龙居也是有真本事的,环境舒适不说,不做管理改做厨子的杨老板那一手私房菜更是名闻滨城。可是杨老板的女儿菓儿姑娘却怕爹爹劳累,讲明一天只接一家订单,这菜还不能客人选,主人想做什么,客人就吃什么。这招高高在上点燃了大家猎奇的心理,滨城的达官显贵更加趋之若鹜,那订单早就排到一年之后了。“菓儿啊,你那个有缘人怎么还不回来啊?你不会又等成二八老姑娘了吧!”杨爹爹忧心忡忡,脸皱的跟刚掐好的包子似的。

“呸呸呸!”杨菓迷信的使劲吐着口水:“爹,你说点吉利的话行不行!估计小龙就是被你的乌鸦嘴念跑的。”“你托人打听了那么久还是没消息?”杨爹爹不甘心,什么人找两年了都没一点蛛丝马迹啊。杨菓的眼睛暗了些,她又何尝不着急,不想念呢。“知道他往南去了,可是就没下文了,这柯家人也消失的一个不剩。有时想想,可能是你们给我取得这名不好。杨过和小龙女事隔十八年才重逢,我不会也着命吧?其实最后能等到还好,我就担心……”“呸呸呸!”杨爹爹也立马跳起脚来:“别说不吉利的啊!算了,乖女儿,别想那么多。

其实啊,我看那个严少挺好的,对你也有情有意,不如你跟他好了算了。”杨菓白他一眼:“严少是朋友!要跟你说多少次啊。再说了,他不是我的姻缘,我跟他了,万一你又被拉回去躺床上当植物人怎么办?!”杨爹爹被吓得立刻闭了声,回想那段日子,真是宁愿死都不愿再过一次。杨菓一把抓住他的手,眼睛半虚起,努力做出恶狠狠的样子:“说!你是不是看上严少那管家了?每次人家来,你就眉飞色舞!”说着将他手又一扔,毫不留情地说道:“也不想想你现在男身女心,难不成你想让别人跟你断袖之癖。

”闻言,杨爹爹一脸悲痛:“想我年轻那会儿,也是出了名的美女,要不你爸那心高气傲的样子能被我俘虏!原来你也老叫我找个伴儿,找来找去总不合适。没想到现在动个心吧,却没这个命了。”杨菓揉揉头,在原来她妈妈就是个老大难问题了。年轻时很漂亮,年纪大了相貌也属于中上,可是就是那个说起风就是雨的性格要不得。和哪家叔叔一好,不是非逼着让人家投资啥,就是今天想买城里的房说生活方便,可第二天又变成想买郊区的房,说憧憬世外桃源的生活。

弄得那些叔叔没两天就扛不住,撤离了。现在,她穿成了男身女心可能还是件好事,免得再祸害人家。可是就这样他也不消停,今天说哪个老头多看了他几眼,明天又说哪个老头约他去下棋,想借机亲近他。杨菓常常忍住想捶胸口的冲动,最后愤怒都只能化作一声低吼:“明天的席你想做什么菜?还不去准备!”两年了,薛七真的很遵守承诺,没有来找过她。小燕文学网友自行提供更新WwwXiaoyanwenxuecom现在他和严华走得很近,杨菓也知道他肯定托了严少照顾自己,要不就算生意再好也不可能天天都是满楼的客人。

但是杨菓没有说什么,都装作不知道,也未问起过他的情况。严华时不时会主动说起,说薛七现在生意越做越大。前一阵子他把仙栎国的生意给结了,虽然有些小波折,亏了不少,但也算圆满收官。杨菓听在耳中,大抵是明白薛七的想法的。现在他的产业已经稳定,用不着再走那些黑道了,慢慢洗干净底,也就不用再碰那些乌糟事。“菓儿啊,我下月要结婚了。”严华吞吞吐吐地说道。杨菓调回看着窗外发呆的眼,看他一副做错事的样子,噗哧一声笑出来:“你结婚是好事,愧疚做什么?”严华尴尬地摸摸头,说道:“我总觉得有义务照顾你,可我现在结婚了,有点不地道。

”杨菓大笑起来:“你结婚了就不照顾我了?”严华赶忙摇头:“不,不是!你跟我妹子似的,我当然要照顾。可是你看,这柯小龙还没有踪影,你还单着呢,我却那么不义气的结了。”杨菓笑着给了他肩膀一拳:“你想什么呢!你结婚,我比谁都高兴,你这年纪都应该当爹了。哪家姑娘那么有眼力见儿看上你啊?”严华脸上居然浮出一丝绯红,看得杨菓很是稀奇。“是南燕的筝北郡主。”“呀,才女啊!”杨菓惊呼。这个筝北郡主弹着一手好筝,举世无双,据说只有皇朝玉桥公子的碧玉笛能与她媲美。

听见未婚妻被夸赞,严华脸上也扬起快乐的笑容:“这其实是家里定的亲,真到要娶的时候才发现时间过的真快,她的嫁妆都已经送到了。”杨菓瘪瘪嘴:“你小子真有福气,郡主的嫁妆肯定很丰厚。”听她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严华也白了她一眼:“我严家什么奇珍异宝没见过?诶!对了,我想起来了!”说着一拍桌,把杨菓都给吓了一跳:“随嫁妆来的有一副郡主的画像,是近两年南燕新崛起的一个叫念公子的画师画的。那画我一看就觉得熟悉,刚才还没想起来,现在突然反应过来,画上郡主那双眼睛和你一模一样!”杨菓心中一咯噔:“严少,你不是对我还念念不忘吧?”严华不以为然地呲了一声,说道:“你以为我是薛七呢……”说到这个名字,两个人都突然不说话了。

沉默了半晌,严华叹了口气说道:“薛七嘴上没说过,可是我知道。我在他书房也见过这个念公子的画,当时我也就随口一说那画不错,他却说那画最好的就是画中女人的那一双眼睛。现在想来,肯定是因为和你相似。”杨菓低头不语,听他一个人在旁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他自己还亲自在旁边提了一行字。小燕文学网友自行提供更新xiaoyanWenxuecom好像是‘勿用情,情勿深,深勿念,念则惶然。’,我当时还笑话他不符合他那副颠倒众生的潇洒样呢。

”杨菓不回头,不眨眼,等着窗外的风吹干眼角的一点湿润。回忆在他心中如铁般坚硬,她不知该微笑还是哭泣。在他心中坚固的记忆却在她心中腐蚀,他留下欢城,她留下废墟。严华见状也不再多话,良久,问道:“我结亲,你会来吧?”杨菓微笑摇头:“他,还是不见的好。我单独在九龙居为你庆贺,到时邀请你和你夫人一起光临。”严华无奈点头,只好如此。五月初八,初夏的日头已经渐热,晒得有些烫,可又被紧随而来的清风丝丝抚慰,让人发不出气来。这个好日子正是严华结亲的日子。

滨城大街小巷都为这事喧闹着,到处都是鞭炮声,唢呐声,一派喜气洋洋。杨菓这日关门闭户,并不营业。今日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去贺喜去了,她这儿开着也是白费劲。坐在二楼,杨菓遥望街头过了一炷香都没过完的迎亲大队,心中暗笑严华如此大的排场,看来对这个媳妇满意的紧。正在这时,却听楼下小二有些着急地呼到:“客官,我们今日不营业……诶,客官,您不能上楼去,改日再来吧!”楼梯已经传来哚哚地踩踏声,杨菓皱眉看去,哪个不懂规矩的人居然敢硬闯九龙居!回首间她看见了来人,周遭一切就这样凝住了。

天地再无颜色,除了那一袭玉白长衫,和那个灿若星辰的笑容……“老板,我……我这拉不住他。”新来的小二察言观色的功夫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你下去吧。”吩咐小二的声音有些嘶哑,杨菓眼睛仍紧紧锁在来人身上。小二摸摸鼻子转身下去了,腹诽着这茶楼的大小老板都好男色,看着俊美的公子就没了原则。小龙身材更加挺拔修长了,眉宇间多添了一份沉稳,但笑容依然是那样的清爽宜人。他一身月白长衫清雅脱俗,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里面隐有星光在闪动。

微张双臂,他站在离杨菓五步远的地方,面带微笑,声音因激动而有些颤抖:“阿九,我回来了……”那一刻,她以为天上的星星全都陨落了,只有他的眼睛,是她心中最闪亮的星光。一定是星光太过耀眼,杨菓的眼睛起了雾,看不真切,只感到薄雾中有诱惑的光芒在闪烁,引她一步步走进。不知走了几步,便撞上了那堵温热的墙,将双手合拢拥在他身后,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贴着他的心口传出:“欢迎回来。”小龙一声轻笑,紧紧揽住她,胸口快速的心跳撞击着她的脑袋。

那一刻,两个人都笑得晕晕沉沉。街上的喧闹渐渐远去,看来已转入了另一条街道。杨菓贪婪地看着面前这个愈发俊美的男子,难以置信地用手点点他挺直的鼻子,又用食指小心翼翼地摸摸他的发鬓,疑惑道:“你真的是小龙?真的是小龙回来了?”小龙静静地笑着,任由她戳来戳去:“阿九,是我回来了。难道你都忘记我的样子了?”杨菓头还在发晕,他一笑她就更晕了:“我没忘,可是小龙是小小的,怎么一下就这么大了?还有,小龙不会用迷香……”小龙唇角勾出好看的幅度,笑得一如既往的纯真,如花般的唇瓣轻轻煽动:“什么迷香?”杨菓烟波迷蒙:“你肯定用了迷香,要不我怎么头越来越晕了?”不待她喋喋不休,小龙伸手勾住她的后颈,凝视间,两张脸缓缓贴近,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印上她的红唇。

犹带不舍的轻舔,小龙大大的眼睛中也是雾气弥漫,脸颊绯红:“阿九现在可信了?”“还没感觉清楚……”杨菓双手抱住他的脸,主动地迎了上去。刚跟踪完严府管家的杨爹爹回了茶楼,看见坐在楼梯处不停往里张望的小二。“今天放假你不休息,坐这儿干嘛?”小二嗫嚅道:“小老板……她……”“菓儿怎么了?”“她去睡了……”年仅十五岁的小二怎么都说不出她和男人进房睡了。“哦。我就说嘛,才不相信她对严华一点心都没有。今日严华结婚,她肯定难受。

”说罢,摇摇头,也不理一旁膛目结舌的小二,自顾自地回房了。女儿大了,给她留些空间自己舔舐伤口吧。这头房内,甜蜜的呼吸交织出一片绯色迷离……“阿九,我好想你。”小龙修长的手指描着她的轮廓,随着那高高低低的起伏,心也渐渐盈满。每划过一处,他就轻轻印上唇,把那细微的触感都画在了心上。细细地碰触着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她的锁骨,他桃花般的唇沿着那微敞的衣襟一路往下……这是他想念了千百次的触感,此刻便像圆梦般满足。她也热烈的回应着,低头啃咬着他结实紧致的肩,吻着他的颈,双手紧紧攀住他的背。

“我也想你……”未说完的思念吞噬在彼此口中,深深地纠缠,浓的化不开。衣衫尽褪,猛然间一阵疼痛传来,让杨菓忍不住一声低呼,热流由下涌上脸颊,身子热的像是有血要涌出来。小龙在她耳边轻道:“阿九,你是我的妻子了,我们再不分开。”一屋绮丽,未知外面金灿灿的太阳像咸蛋黄,犹挂空中,这一夜很长……很累……第二日醒来,窗外只是蒙蒙亮,杨菓转头便跌入了漫天星光中。小龙笑的甜蜜,细白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地点在她的脸庞上,声音温柔的腻死人不偿命:“怎么不多睡会儿?”小腹传来一丝异样提醒着她这一夜的缠绵,杨菓脸腾一下就红了。

凝视他片刻,忽然坐起身,仅以被角遮住胸口,也不顾整片玉背和修长的腿都露在人前。翻身在床单上找了一下,继而长舒一口气,也不害羞,直接扑到小龙身上。“我真的是你的人了!只属于你一个人!你不许再离家出走了。”小龙看了一下床单,了然的笑了起来,搂住她似缎似玉的纤腰,说道:“阿九还在意这个啊,在我心中,你一直都只是我的。”杨菓依在她的胸口,背上的凉意和胸口的火热在她体内综合成幸福的涓流,渗透至四肢百骸。他回来了,他们真的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当初你为什么要离开?”杨菓闷在他胸口,呼吸着那股熟悉的清爽气味。事隔经年,可是问的时候她还是胆颤心惊。小龙想了想,微笑回道:“我只是想闯一番事业,做个能让你依靠的男人,不想老是看你辛苦的照顾我。闯荡不是最费力的,就是想你折磨的我几近崩溃……好几次想回来找你,但是都克制住了。我告诉自己,不能再软弱,这次一定要成功。”抚摸着她的秀发,那些陈年往事已经封存在心底,不再提及了。他低头问道:“这些日子,你过得如何?”杨菓微微撑起身,眼睛弯得像豆角:“我过得很好。

你走后我就跟薛七辞了行,他给了我一笔钱,你借他的也在这里面。然后我又找到了我爹爹,喏,就是这个茶楼的老板。然后,我就一直在这里等你……”旧事放下不再提及,心中只想保护着他,让他的笑容永远这么清澈纯真。小龙搂住她肩,下巴在她头顶摩挲,说道:“我知道你在这里,一年前我听到九龙居的名字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在这里等我了。”“其实……其实就算你没成功,我也想你早点回来。”杨菓还是忍不住,别别扭扭地抱怨了一句。“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那些日子真是应了这诗。”小龙低声叹道。“可是你都不来陪我,甚至连丝线索都不给我,你知道我有多提心吊胆么?”杨菓搂紧他的脖子。小龙轻叹一声:“阿九,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的,但是唯有成为能让你依靠的男人这一点,我不能妥协。现在我回来了,会加倍补偿你的。这样安安稳稳在一起的时光,真是得来不易。”“那你现在做什么成功了?发财了?”说着钱,她还是忍不住两眼闪闪发光起来。小龙不好意思地笑笑:“闯荡了很久,都还是不适应做生意的尔虞我诈,后来机缘巧合,我做了画师。

”“画师?”杨菓陡然抬起头,一个名字闪过她脑中:“念公子?”小龙不好意思地微红了脸颊:“阿九也知道啊。”新晋刚崛起的年轻画师,各国显贵追捧的对象,念公子。他的画里,每个女人的眼睛都一样,他好像就认定了那双眼是世上最美的眼,执着地永远不变……世人都说,念公子,念念不忘的便是那双记了千百年的眼,所以才能从一双眼中看出千姿百态来。o[书__客__居_首发_更新_ht_t_p://W_w_Wshu_ke_ju_c_om]。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