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刺客很撩人

小说: 腹黑伪公子之不做皇后 作者: 雷小叶 更新时间:Sat Nov 19 02:34:03 CST 2016

百里蓝站在清风殿前,望着萧条的宫殿,叹了口气,眼眸微掀望向天空,高高的红墙,精美的琉璃瓦圈着仅能看见头顶的那一边云,在这样的地方待着,连呼吸都觉得很压抑,想着刚才的女子,百里蓝苦笑,自己和那个女人一样,都是深宫权利斗争中的牺牲品,可是跟那个女人比起来她还不算太惨,对于这个时代的无地位的女子若没有强大的背景完全没有立足之地,看来她必须得拥有自己的势利,她可没有打算一直待在这。百里蓝做为宰相府里的四小姐,早年丧母,从小不受父亲喜爱,府中宰相共有四个孩子,大公子百里清风,二小姐百里云烟,三公子百里清阳,最后就是四小姐百里蓝,而百里蓝却是府中最不受宠爱的,这个跟她的容貌有关,如此丑颜自是不受待见,一直饱受欺凌但是从小到大却有清风护着,百里清风更是才华横溢,十五岁就上战场,屡屡战下奇功,二十岁就担任兵马大元帅,深受百姓爱戴和太后喜爱,清风与云烟是一母同胞的兄妹,都是正室所生,而清阳则是侧室所生,但他的母亲却是最受宠的,除了百里蓝是小妾所出,虽然从小饱受冷眼嘲讽,可是百里清风却一直很护她,宠她对她比对云烟还好的多,由于他的的原因,百里蓝才在宰相府里的日子过的不错,该有的还是会有,只不过不想百里云烟那样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百里蓝褪掉身上的衣裙,修长白皙的玉腿踏进装满热水的浴桶,水面上飘着一层雪白的栀子花,这种花是她极爱的,喜欢它的淡淡香味也喜欢它的纯白颜色。百里蓝唇角微勾,眼角上挑,这副身子除了胸部还没有发育完全以外其他的地方堪称完美,但真是手若柔荑,肤若凝脂,百里蓝在现代的时候一直在训练中度过,寒冬烈日下过来的人,手指也因长期握枪变得粗糙变形,哪像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纤纤细手,皮肤也没有这么好,只不过这样的身子中看不中用,闭上双眼,感受着热水包围身体全身毛孔张开的放松舒适感,前世的她因为想复仇而拼命逼自己训练,如今没有了那些纷纷扰扰,她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弱小的自己该怎么保护自己,唇边溢出一声叹息,抛开脑中的万千思绪,只享受这安静的一刻。

空中一股异样的气息传来,空气异常的流动,百里蓝猛的睁开双眼,还来不及反应自己的脖子上就出现一柄软剑,她相信只要自己稍微动一下,她就会当场毙命,这倒霉皇后当得,连洗个澡都不清静,眸底暗藏寒意,这人当真武功极高,自己竟然都没有发现有人靠近。“别出声,不然我立刻杀了你。”低沉沙哑的声音从百里蓝的耳后传来,她可以感觉到他说话间扑洒在她耳边的热气,不知是因为水中散发的热气还是什么,耳根微微泛起了一抹红色。百里蓝可以感觉到此人受了重伤,从他压抑的说话声就可以看出他在隐忍,微微一笑,完全不在意自己正处于危险中,侧过脸,百里蓝猛的一震,呼吸一室,这是怎样的一张脸啊,浓浓的剑眉下是一双勾人摄魄的墨色眼眸,隐隐泛着淡紫色,魅到极致,细长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一抹撩人风情。

如玫瑰花一样的薄唇,俊美的线条轮廓,白皙的皮肤,因受伤而更加苍白的脸庞让人忍不住的怜惜,若不是那低沉性感的的声线和那微微凸起的喉结,百里蓝肯定会以为他是一个女人,三千青丝垂下,哪怕是用倾国倾城也无法诠释他的美。哪怕是见过无数帅哥明星的她也不免震惊世间竟有如此绝色的美男子。沐音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看见他的脸,对于他来说这张脸简直就是他的耻辱,从小他就长得极其美丽,男生女相在这个时代本就不受欢迎,甚至有的地方还歧视视为不祥,而且她的母亲就是青楼女子,他也不受家族的承认,认为他的容貌是不祥之兆,后来他因母亲离世入住他父亲的府中,当晚便发生了火灾,火灾刚过便发生了干旱,他们家族长老都把这一系列的祸事来源都推到了沐音身上,认为他是不祥之人便想把他焚烧至死来祭祀老天爷,好不容易逃出来之后却不想跌入更痛苦的深渊。

后来只要是谁见过他容貌的人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死。眸中寒意四起,短刃逼近她的脖子,这女子当真大胆,这样的情况下竟然没有丝毫慌乱。百里蓝感觉到脖子上的凉意瞬间惊醒过来,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匕首散发出的凉意,和它划破自己肌肤的一丝疼痛感,暗恼自己沉迷在这美色当中忘记了这人是个危险物体了,清楚的看见那勾人魂魄的眸子里散发的杀意,果然是最迷人的最危险。唇角微扬,收回了痴迷的模样,这种美男子只适合欣赏,至少她可不想这么早就把自己的小命给玩完了。

“这个大哥,追你的人好像已经到门口了,我建议你不要把宝贵的时间放到我这个不值钱的脑袋上,而是想想怎么脱身。”百里蓝笑了笑,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和说话声,也没有听见小月的声音,估计被这家伙弄晕了,眼睛直视他的眸子,眸光相对,火光四溅。沐音突然唇角溢出血丝,短剑无力垂下,在百里蓝讶异的目光中晕了过去。百里蓝抽了抽唇角,脑袋上挂着几根黑线,这似乎不符合常规路线啊,怎么这样就倒了?“林总管,现在只有皇后娘娘住的地方没有搜了”林卫站在殿门看了看紧闭的房门,眉头一皱,沉声道:“进去,搜。

”“是。”几个侍卫去敲门却发现门并未上锁。林卫眉心微蹙,房间里的摆设一览无余,几乎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藏人,软榻上此刻正躺着一个小丫鬟,呼吸平稳,似乎睡着了,却不见皇后娘娘?给手下打了个手势,警告他们不要出声,以免打草惊蛇,目光望向里间,他很怀疑这个刺客就躲在这里,而娘娘此刻可能就是人质。“小月,快把本宫的里衣拿进来。”清冷的声音从里间传来。林卫一震,娘娘在沐浴?如果刺客真的在里面那么要怎么办,眼里闪过犹豫虽然被打入冷宫,可是人家的身份毕竟是皇后,随即想到这个刺客的重要身份心里打定主意,无论怎样,都必须抓住这个刺客。

拿过床上的里衣,紧握手中的配剑。走进里间,看到的不是什么刺客,也没有想象众被挟持的画面,印入眼帘的是一个浴桶,水中热气间是一片三千青丝间雪白的肌肤,雪白修长的玉腿搭在浴桶边缘上,晶莹玉润的藕臂微微抬起,削葱般的玉指将水浇滴在雪白的腿上,随着腿的弧度向下滑落,每一个动作无不媚惑撩人,透露着些许暧昧妖娆。百里蓝转过头,看见来人一身暗红色锦衣,长相俊朗手持配剑,看那剑身也算是把好剑,眉头一皱,脸上瞬间溢满恼怒:“你是什么人?哪个宫里的,竟敢半夜闯入本宫的寝宫!”林卫回过神来,慌忙低下头跪在地上,脸上大块的黑红色胎记,正是皇后娘娘,他曾在娘娘进宫时见过一面,到不是因为他觉得觉得那胎记骇人,而是因为此刻贸然闯入皇后寝宫,还看见如此不该看见的事,就算她不受宠那也是皇上的女人,他就是十个头也不够砍的。

“属下是皇上的贴身侍卫,奉皇上之命来抓捕刺客,如有冒犯娘娘请娘娘恕罪。”林卫低着头,恭敬的语气中还夹杂着一丝紧张,脸上带着一抹可疑的红晕。“皇上的侍卫竟然如此不懂得规矩,难道你以为本宫进了冷宫便不将本宫这个皇后放在眼里了么?本宫再不受宠,那也是后宫之首,如今身为一个奴才都想踩在本宫的头上了。”百里蓝斜眼看向他,虽然跪在地上可是背脊依旧挺得笔直,不卑不亢的跪在那里。“属下不敢,属下是怕刺客闯入威胁到娘娘的凤体,紧急之下没有考虑周全,请娘娘责罚。

”林卫眼睛看着地上,目光丝毫不敢乱瞄。百里蓝唇角露出冷笑,这人要是当真在乎自己的性命就不会冒然闯进来了。“现在你可看清楚了?没有什么刺客,那么,你可以滚了。”百里蓝低声呵斥,语气透露威严。“是。”林卫站起身,带着些许迟疑,目光望向房间四处。“怎么?你是在怀疑本宫窝藏了刺客?还是说你是奉了谁的命打着抓刺客的幌子想毁了本宫的清白?”百里蓝眼带寒意,冷冷的看着他。感受到百里蓝的怒火,林卫一惊,此地的确不可久留,不说没发现刺客的踪迹,待久了必定会毁了娘娘的声誉不说,可能还会给娘娘带来祸事,连忙收回视线回答到:“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告退。

”“给我滚。”百里蓝低声道,清冷的声音,却给了林卫一种无形的压力,看似镇定的身影,步伐已经微乱,不知何时,额上已挂满了冷汗。他发现这个皇后似乎和以前的皇后不太一样,以前的皇后娘娘温温和和的性子十分温柔娴静,如今的娘娘似乎变了很多,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在宫中多年的他面对她的时候下意识的就会产生敬谓之情。也许是因为陌生人的闯入而流露出来的防备之心吧,毕竟自己的确冒犯了皇后娘娘,抛开脑中的思绪,刺客没有在这里他必须尽快的去抓住,不然下次可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到其他地方搜。”沉声命令着手下的人,恢复平时的冷静沉着。恢复平静的冷宫里仿佛没有人出现过一样的安静祥和,只有一支蜡烛在空中摇曳,带着些许凄凉。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