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苦命女孩与欠债魔王

小说: 奇情穿越之不良小子 作者: 臆寒 更新时间:Mon Nov 28 02:33:58 CST 2016

话说路小凤起身欲走,不料一声娇斥传来,顿如身坠冰窟,心道大事不妙,本大侠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计议方定,抬脚便跑。为了避免重蹈上次的覆辙,路小凤积极吸取经验教训,一边准备着往外冲锋,一面对着缺一门叫道:“缺一门,你是真兄弟,快拉我一把,帮我拦住这个女魔头,回头兄弟请你吃红烧狮子头。”他当然没打算缺一门真能在危难之际伸手拉自己一把,只要在自己落难时不被他从背后踹一脚就谢天谢地了。叫这一声的目的也仅仅在于“声东击西”,能引开“无敌女神龙”汪语嫣的注意力就行,当然若能拉个垫背的,达到令汪语嫣深信缺一门与自己是穿一个裤裆的生死兄弟的目的更好,即使缺一门被山锤海扁也没关系——只要自己能逃离苦海,至于出卖兄弟什么之类的他可是像吃小笼包子一样从不含糊。

但这世上的怪事岂非就像某样东西一样,不想它来时,它却偏偏来了。只听缺一门很是爽快的应了一声:“好嘞!今天我就用行动赎罪了,做哥的当然要拉你一把!”虽然只有那么短短几个字,但在路小凤耳朵里听来,却胜过了千言万语:因为谁都想不到,一向以“背黑锅你来,送死你去”作为做人最高准则与追求的缺一门,今天居然破天荒提出要以行动赎罪,并打算以“螳臂当车”,救他一命。路小凤眼眶一热,顿觉自己思想境界较之缺一门差得可不是一两个档次。

仅在瞬息之间,他就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从今往后,但凡缺一门伸手要烟,自己当无条件慷慨解囊,并打算把自己一直私藏的绝版《花花公子》捐献与他共享!然后他就大踏步冲了出去。然后的事情就是缺一门还真够意思,只见他义无反顾地、奋不顾身地、舍生忘死地,伸手拉了路小凤一把。路小凤刚探出半个身子,几乎已经呼吸到外面那新鲜的而自由的空气了,想不到路小凤还真是说话算话,说拉自己一把,就真拉了自己一把。别看缺一门瘦的像一条被太阳烤焦的泥鳅一样,但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拉”受难的兄弟一把时,劲儿倒还挺大,路小凤只在三秒钟之内就用了脚踢、手抓、牙咬、头顶、撩阴顶等十余种玩命动作,结果还是被大无畏的缺一门生生拉了回来。

然后就是他又回到了原来的那个地方。想起自己即将面临惨绝人寰、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一时不觉恨从心头起,怒向胆边生,真想一烟头把这可恶的家伙烫死算了。缺一门放开他的手,邪恶而谄媚的笑着说:“看,哥我是不是说话算话,别忘了我的红烧狮子头哦。”路小凤瞪了他一眼,顿觉就算把他打汤下酒都没什么胃口了。鲁迅教育我们说,真正的勇士,要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路小凤也挺赞成这句话,不过他也充分理解,此刻的自己在直面“惨淡人生“之后,恐怕免不了得直面进补的”人参“了。

“路小凤,你像只老鼠一样,整天都在东躲西藏,别以为本姑娘会放过你。自己说,你欠我的债什么时候还呢?”欠债?路小凤一听,抬头细看,原来不是那女魔头,乃是人称“阿云”的云南女孩,平日倒挺温柔沉静的,不知道今天吃错了什么药,居然变成一辣妹了。一见是她,路小凤即刻转忧为喜,暗自道:原来是追债的啊,哈哈,本大侠上欠天,下欠地,家里欠父母,在校欠老师,见神欠神,遇鬼欠鬼,就这样一个小女孩子,惹急了大不了咬我一口,别的还能把本大侠怎么样啊?不过想归想,脸皮还是要做得好看一点的。

于是他故意哭丧着脸,模仿者黄世仁与杨白劳那一段儿,低声下气的说:“哎呀云儿姑娘,大雪封山十几天,家里没柴没米,实在是穷得揭不开锅呀!”阿云当然听得出路小凤在故意捉弄她,但一时又不知道如何应对,只是骂了一句:“路小凤,你去死……”再看她面红耳赤的样儿,显然她刚才是费了好大劲儿才憋出这么一句狠话的。路小凤一把抓过缺一门,涎着脸,继续问道:“云儿姑娘要是实在催得紧,要不就拿我家的喜儿来抵债吧……”云儿何尝见过这种借钱不还还占死理儿的家伙,便跺跺脚说:“好,好了,路小凤,你……你给我记住!”。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