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校园> 年华忏悔录

第三章 (1)

小说: 年华忏悔录 作者: 浚深 更新时间:Thu Nov 17 02:31:08 CST 2016

想更新点东西就这么的难。我病了,被人折腾的。曾经一度迷恋一部叫做《我的团长我的团》的电视剧,最后一集里好像有句台词是这么说的:人在四十岁之前活的是前世,在四十岁之后活的是现世。2012,我今年马上就要20岁了,我们还有多少青春还可以用来挥霍,用来一时享乐,用来自毁?今天打开我的这个“管理作品”页面,抱着疲惫而且难受的身躯回顾了我之前所写下的东西,又回想起以前的那些日子。很多人说我注重情感;还有很多人说我冷血、没感情。

其实我自己也说不好,当我回想起在我青春最迷茫的时候让我度过三年的地方时,我说不上是什么样的感受:痛恨它让我付出了三年却没有一丝回报?亦或是浪迹天涯后再回首的港湾?我还是那句话,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或许在十年二十年之内,那个长得像糖罐或者说是棺材的玻璃房子不会倒下,但是我周围的这帮人,一定都会在其三十四十岁的时候为其青春年华之时而后悔,或是骄傲。我知道,我曾经遍体鳞伤,但我到那时,肯定不会后悔。这年头,没有兄弟,活不下去。

陈可辛版《刺马》的经典名言,现在回想起来,这他娘的是bullshit。我在写草稿的时候,有几个孩纸看过我的上一篇,问我:为什么你花了那么长的篇幅些你跟倪鲲的结交,而洪远天却一笔带过?答案是:1.事实就是这样;2.我根本不想回忆太多;3.读下去你就知道。陈可辛拍摄《投名状》后,说道:我看到的不是理性的情谊,而是赤裸裸的利益。的确,我们就是为了利益。为了不受欺负。我们三个当年立的“投名状”,跟那个同名电影的大陆官方版一样,把兄弟三人各杀一人的片段给删减了,因而当我们去找七狼八虎拜码头的时候,虎狼们有人开玩笑说那你们仨的关系可能会比电影里脆弱,我不过笑笑。

后来北美外教老师们都进驻了SCP,我们仨便先是全身心投入学业当中。很庆幸那时候国际部里没发生什么,SCP跟普通班也没发生什么,所以说那段时间应该算是一段黄金时期,大家都相安无事。偶尔虎狼们跟普通班级的那帮虾兵蟹将们有些隔靴搔痒般都得摩擦,我们也不会去管,只是努力增强自己的鸟语水平。其实说是来自北美的老师,但也不尽然。我们新高一摊上的便是一个教Science的菲律宾女人和一个教Drama的纯种犹太人。菲律宾有些脾气古怪,犹太人比较不负责任,但看来两个人都算好说话的那种。

传说西方式教育弱化分数而注重能力,但是第一周,我便深感我们都被坊间谣言给欺骗了,因为西式的教育不是弱化分数,而是分数和能力要5;5分成。很快,第一次Assignment和quiz的成绩出来后,全年组为数不多的前七名里被我们“铁角三杰”三个分去好大一张饼,这让向来反对秘密结社的班主任和国际部常主任喜形于色——因为在那以前,若不是因为发成绩,老柯跟洪远天班的老徐还打算找我们三个进行一次严肃的谈话——可是因为一张小考卷和一份任务作业,危险人物却成了肩负重任的功臣。

三个人的招牌算是因此一炮打红。而且,很长时间,在没人叫我“A班的溥仪”。当他晚上,我们一人一瓶碳酸饮料,一人一碗红烧牛肉面,还都连开了一堆什么泡椒花生、泡椒凤爪、红油金菇之类的,算是一次小庆功。酒足饭饱后接着上晚自习。接着,当他晚上,SCP的和平被打破了。我很久以前就觉得马治跟他那个女朋友Star林江蕙将会闯一次祸,但是没想到他俩闯的不是祸,也不是寂寞,而是种下祸根。具体的事情大概是因为,饭后马治和林江蕙在树下搂搂抱抱,但是旁边却又两个比我们高一届的女生在谈论别的事情却包含了“狗男女”“不知廉耻”的字眼结果引起了误会。

其实一两句话就能解决明白的问题,马治不饶人的性格和林江蕙的狠毒的嘴却把事情激化,连着人家两个女生的班级都骂了个遍。可是我们上大晚的时候谁也不知道,包括全哥和luna姐。结果,我们正上着课写着作业还背着NCE的课文,就听见“咣”的一声,教室们被人踹了开,然后进来三个气焰嚣张的男生,指着全班骂道“你们班TMD到底想干什么!今天都别活着出教室了!”霎时间,在帮的,不在帮的,全部群起而骂之。但紧接着那三个人都被一个女生给叫了出去。

我估计那女的应该是他们班的班长,说话的力度可比我在这个班强多了。不过到底是萧全和官恩婷老道,看出来这件事并没有那没简单,并不是单纯的挑衅。好说歹说人家两个也算是贵族学校混过来的,水深水浅看一眼就知道。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都给我坐下!”官恩婷冲着几个积极份子喝到。那几个像冒苗头的便立刻安静了下来。“戴俊森!”萧全说了句,并冲我招了招手。我便那起凳子走的萧老大和Luna姐身边坐了下来。“怎么回事啊?”Luna姐尽管很镇定,但是语气里透露着一丝担心。

“我怎么知道啊?两位也清楚我戴俊森跟老马、Star他们俩不搭噶。再说我吃完饭就回教室玩口琴了。”我其实也无奈,马治在班里向来是个“煞神”,他不说的事情,除了七狼八虎里头的前三辈,剩下的人他不提谁也不敢问。萧全一听,便是一脸的无奈。虎狼们怎么回事,他心里清楚着。“这么的,戴俊森,你先出去看看。外面不是有个女生给他们拉走了么?”萧全的话挺含糊的,但是仔细一想也很明白,这已经是明确地告诉我他和官恩婷现在教室里问明白怎么回事;他肯定也看出来那个女生是他们的班长,因此他这种身份尚不适合一开始就跟人照面,并且我出去了那三个人应该不会对我怎么样。

“我明白了,那我就出去了。”我向全哥和Luna姐点了点头。出门的时候,倪鲲还拦了拦我怕我出事。“全哥叫我出去的。放心,我没事。”没想到一开门,一个拳头从侧面窜出。我初中真没打过架,尽管好几次都想放开手爽快地打上一场,不过初中的时候我算是德育特长生,让老师们各种“呵护和关心”,然后成了团员和几个兼职的课代表,结果我当时各种顾忌因此几乎一拳都没出过。我也不是练家子,我甚至动作都是很慢的那种。先天体质不好,后天成了家长强迫下的宅男,因此平时打个篮球踢个足球都是挨砸的那种。

可是那一拳头过来的时候不知道我是爆发了,还是那哥们儿比我还慢。我一下子一闪,那一拳“咣”的一声,便直接打在了门框上。教室里前三排的男生看见了这一幕,几乎都在骂:“别拿咱班张出气,泥马有能耐进来!”“装13,就会欺负老实人!”(——感谢你们把我当老实客!)“嘿,哥们儿,跟人打招呼的方式挺特别啊!”看着他纠结的表情,我故意跟那踢馆男打趣道。我曾经差点变为小流氓,因此这些人的心理我都清楚——失了手还得装作威风凛凛,要的就是个气场。

这时候比的绝对不是谁拳头更硬、谁更不要命(真正的这个年代的阿飞混子没有真正想打的你死我活的),比的就是谁的气场看起来更牛×,换句话说,就是看谁先“怂”。更何况,这位踢馆学长的混子履历还是个兼职,还有我不是出来接着打的,因此此时跟这些人逗闷子也是很必要。屋里听我这么一说,全都静了。有的女生看见了踢馆学长的把疼痛故意装作愤怒的“尊容”,开始忍不住笑了起来。一听见女生的笑声,踢馆男的确怂了,不敢说话,甚至不敢看我。

我看看他的身旁,还有两个男生没有说话,却是只是盯着我。还有一个戴眼镜的女生,我估计这就是刚才给踢馆男拽出去的他们的班长。我便直接跟她说起话:“你好。我是这个班的班长,我叫戴俊森。刚才出了什么事,我想了解一下状况。”“我叫楚贝迪,我是高二A班的班长。”那女生回答道。“哦,原来是楚学姐。敢问这三位学长怎么称呼?”三个男同志都没有吱声。楚贝迪跟我介绍,那个踢门的叫闫羽,后边两个的名字比较雷人:郑义和鲍傅。我的天!只有过来参加“战争“的胆子,但是一个自我介绍都得由一女的来完成,真是有“抱负”的“正义”之师!“……哦,对了,你是班长。

那你就是他们之中所说的‘大哥’?”楚贝迪问道。原来她把我当成萧全了。但是到那个时候我已经习惯了。刚刚开学都没有多长时间,除了SCP国际部咱们这个年级,把我误认为是“七狼八虎”老大的有的是。普通班的就更不用说;有的知道虎狼老大跟A班班长不是一个人的,但是他们却传了个“三皇五帝”,我还成了“三皇”之一!(其他的两位“皇”分别是萧全、官恩婷;“五帝”都是虎狼里以前在初中就比较有名的“打仔”“太妹”。我家里人还曾经一度从普通班同学的家长口中听到我的这个排号因而总训我:“你怎么跟这些坏学生混到一起去了?!”我的主啊,天地良心!)“不不不,学姐您弄错了。

我不过是个小班长而已。大哥大姐今天都在教室里,只不过是让我先出来看看?”“先出来看看,这是什么意思?”楚贝迪这么一说,我多少了解这是个不好对付的主,不想生事,但是却也不会当好好先生。“是这样,楚学姐。我们知道,的确是跟贵班发生了点误会摩擦,可是整个事件大致是怎么回事呢,全班人没有几个知道的,我也不知道。所以说我们班大哥大姐在问我们班的那两个当事人,但是他们不想听一面之词,因此我也出来想来问问贵班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她说的到底是不是那天真正发生的,但是她说的一五一十,言辞毫不含糊,语气上倒是有些咄咄逼人、排山倒海。“那您这么说我就明白了。既然大家都是解决问题的,那事情就好办了。我这就进去跟全哥婷姐再聊聊,我们会给你们一个答复的。毕竟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都是一个楼里的。同恩国际班总共就这么些个人。”我跟他们说。这四个人一听我这么说,好像觉得我挺符合他们心里的预期一样,因此虽然除了楚学姐以外都没给我好脸,但也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我转身打开教室门,进去之前,我又冲着三位学长留下一句话:“请各位稍等。还有,下次来咱们班,只要是用手敲门的,我们全班都欢迎光临。”整个过程简短,但是犀利。不过毕竟踹门这件事发生在后,众目睽睽,而且之前马治林江蕙的事还跟闫羽没有半毛钱关系,所以最后拉不下脸的是他们。这场外交仗,赢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