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 折翼爱殇

第3章

小说: 折翼爱殇 作者: 仔仔秀儿 更新时间:Fri Jul 14 02:30:30 CST 2017

 蹑手蹑脚地经过那暗红色门扉、 这是楚煜房间仅一墙之隔就是!! 这是老天给开又一次玩笑怕他从心里地怕 却不知为什么—— 他长得并不可怕反而太过俊美 可是就是莫名其妙地怕他 害怕每一次地相处对他都是能避就避实在不能躲也把自己尽可能地藏在暗处 可是父亲却把房间挨到一起说什么按着年龄来 先是姐姐再是弟弟最后是羽涵 因为二楼只有这两间睡房其余是书房浴室电影房……而妹妹房间却在一楼拐角处 因为这样常常会有二楼只有和他错觉 回到自己天地安心地坐在木制地板上 紧绷神经得以松懈 仰着头靠在墙壁上 深深地舒气拿起水笔重重地在墙上贴着一张日历上划上一硕大黑色大叉满足地笑着 又过了一天离自由日子又近了 忽然那一头模模糊糊地传来女人声音 像是在哭又不是 好像很痛苦却似乎很亢奋! 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自从楚煜十五岁那年继父毫不吝啬地用天价包下一朵酒国名花作为他生日礼物后 隔壁时不时地就会传来这样声音 开始很奇怪以为自己听错了 屏住呼吸紧紧地贴在墙上竖起耳朵 是从那里传出来没错 而且是女人声音先是呜咽然后亢奋最后一声高过一声就那样仔细地听着竟有丝偷窥—快感? 但奇怪是很少听到男人声音 他不会叫么? 记得有次和秦馨偷偷地看‘A’片里面男主角夸张JIAO床声让门用来互相调侃了好久 可是比起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电视表演 这里‘真人秀’似乎总是女主角在表演甚至很肯定他不是哑……难说…… 隔壁越来越清晰女人SHEN吟声让猛地回过了神 一怔 拍拍滚烫脸颊 天啊在干什么竟然在这里研究他会不会‘JIAO床’? 飞快地走到书桌前一把拿起桌上耳麦调节到最大声 把那燥人欢愉隔在音乐之外免得耳朵一再地被荼毒! 以经验最多一小时就好了! 楚煜有个习惯绝不会和同一个女人在一天内做两次羽涵也不例外 因此每到那种晚上幸运地是痛苦折磨只有一次只是时间长短不同而已! 不都说178岁少年很冲动吗?怎么会…… 搞什么啊竟然又想到那里去了!!!最近怎么了老是胡思乱想 难不成…… 思春了! 晚上餐桌上只有们三人母亲又没有回来 这几年继父基本上都是在南方秀丽城市静养 他老了比八年前更老 死亡恐惧时刻围绕着他 即便是他再富有也摆脱不了死亡 而且死后他什么都带不走! 他王国他一切将会属于别人!!! 而母亲在这几年也迅速成长了起来她不再是无所事事不再一天没完没了地购物美容赌博 她开始渗入继父集团学习管理学习掌控几年间她摇身一变成了楚氏总经理 人前她一丝不苟是人人敬畏女强人 人后…… 她还是个女人 一个处在‘如狼似虎’年纪女人 她依旧周旋在不同男人间 不过她和那些男人位置调转了 她不再需要小心翼翼地去揣摩那些男人心思费力地讨好他们 反过来只要能让她高兴 她会毫不吝啬地给他们最好奖赏 然后在厌倦时候 再毫不留情地抛弃 就像她以前一样想继父是爱她吧不然也不会给母亲哪么大权利甚至满足她一切要求隐忍她所作所为 又或者一个男人老了也就不计较哪么多了 总之竟有点可怜这个男人 他尽力地满足母亲野心却始终得不到她爱 母亲爱只是他这个人随身附带物质 而这就是生活世界 乱LUN弟弟和妹妹 重病继父 偷情母亲 一切听起来是哪么荒诞却是真真实实地在身边 这是一次让人如坐针毡晚餐低头努力地扒着饭 极力地想缩短这场痛苦折磨 偷偷地瞟了一眼面前对坐男女 一个优雅地品着红酒 一个从容地切着牛排 谁能相信他们是前一秒在房中疯狂缠绵男女? 那样肆无忌惮地做AISHEN吟 而现在却如此坦然地坐在这里 难他们不知 这里所有人都见识了他们方才‘地动山摇’吗?不得不佩服他们演技 真想不顾一切地推荐他们去竞逐奥斯卡金像奖!!“姐姐不舒服吗?” 姐姐猛地一呛咳嗽不断脸上过大镜框立即被喷上一片雾气 羽涵绝不会这样叫只会连名带姓 会这样叫只有他 抬头刚好对上那一双深邃眸子 那双让害怕琥珀色眸子 “脸色不好!”放下手中酒杯里面暗红色体因为他动作沿着杯壁晃荡然后滑下 “有吗?”心虚地别开眼忍不住加重了抓着汤匙力 该死倒底在怕什么? “不舒服就叫王医师来端什么架子!” 冷淡声音 与楚煜比起来人们宁愿相信和他才是有血缘关系姐弟毕竟他至少还会叫姐姐至少没有对冷眼相向 而和羽涵却从小水火不容 按理说在那样环境长大们应该是感情深厚相依为命 可惜没有们就像两个天生排斥磁石 永远都没办法吸附在一起! “大概休息会就好了!“嗫嘘地答努力压制住心中那股火焰尽量做到和颜悦色却发现强扯出笑容竟然有一些僵硬 最近常常会有这样感觉快憋不住了快忍不了了心中有股强大力量已经凝聚到极致似乎随时都要爆发 “哪么就回房间吧!“不屑地瞥了一眼羽涵啜了一纯水再缓缓地拿起餐巾优雅地擦拭嘴角“李管家给备车!” 声音却不似动作轻柔异常高亢带着骄纵 多年来羽涵几乎是一夕之间就适应了从落魄舞女之女到千金大小姐角色转变把自己过去抹得一干二净 “要出去吗?”楚煜也放下刀叉眸子飘向她 “恩去吗?” “不用朋友不熟!”楚煜动了动身子棉质上衣贴着他健硕身子背脊轻轻地靠后嘴角带着浅笑他样子漫不经心地让人觉得是刻意地掩饰 至少羽涵是这样认为“吃醋了?” 她挑了挑眉眼中除了得意竟有一丝窃喜 “吃醋就会改变主意?” “不会!” “那就祝玩得愉快罗!”立刻发现了羽涵脸色变得铁青有趣很少看到她这种表情好像狠狠地被别人喂了一大便 她样子让想笑 “小姐车准备好了!” “那走了!”倏地起身椅脚与地面碰撞发出了刺耳声音羽涵头也不回地离开饭厅 难得看到她狼狈竟让心情大好 不过很快就发现了另一个可怕事实 整个楚宅大厅就剩下和楚煜两个人了 那些佣人基本上是可以忽略不计以他们在目睹人家欢爱都视而不见行就算现在这里再发生什么也会同样假装没看到吧! 意识到这一点忽然就察觉到空气中让人窒息氛围 “……先回房间了!”局促地站起身甚至不敢抬头真不明白心中对他恐惧从何而来只是下意识地害怕这个男人这个第一眼就害怕弟弟 “等等!”几乎就在站起一霎那他声音就响起似乎早就预料到了 身子一僵握紧了身侧拳头 不情缘地转身面对他 餐桌旁楚煜从容地坐在那里像个帝王?柔和光却是那样诡异地洒在他身上他右手撑着下左手摊开修长五根手指头连续地敲击着琉璃桌面规律地一下又一下 半仰着头他眼睨着直直地!下意识地退了退 他琥珀色眸子里闪烁着让胆颤光芒那感觉让就觉得自己像是被困住猎物一旁嗜血猎人正惬意地享受着围捕前那致命快感! 只消一眼恐惧就从四肢百骸蔓延开来甚至控制不住发颤双腿心狂跳着因为恐惧! 就在以为自己就要忍不住疯狂地拔腿就跑时候 他却是轻轻地扬起嘴角 笑 “姐姐……不舒服话……一定要通知王医师哦!” “好……知了”几乎是立即狼狈地向2楼逃去 身体…… 身体已经发出了警告恐惧就是身体警告 警告要尽快逃离这里内心在呐喊要离开要离开! ! ,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