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下)

小说: 夺子大战总裁看招 作者: 左安 更新时间:Fri Jun 23 02:30:18 CST 2017

“嗨!”一踏出公司大楼,顾亦晨便迎面撞上了某人低沉而有磁性地招呼声。不甩,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顾亦晨自我催眠地往前走。前面出现了一堵墙?!没事,我绕道还不行吗?顾亦晨不以为意的想。墙会移动?!“有完没完啊你?”终于,顾亦晨抬起头,不耐烦地问挡她路的人。“带着眼睛啊?我还以为你落办公室了呢。”话一出口,楚律自己都惊了。他什么时候学会了讲冷笑话的怎么连自己都不知道啊?“关你屁事!”“好女人是不讲脏话的。”楚律再次皱眉,他什么时候变得鸡婆爱管闲事了?“关你……”“恩?”尽管楚律不明白为何自己那么在意顾亦晨的说话态度,可在顾亦晨即将冒第二句粗口之际,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止住了。

“那么,总裁,现在已经下班。我还有事,可以先走一步吗?”顾亦晨一字一顿地说完,便扬手去招出租车。本来顾亦晨是打算走路去接顾思影的,可是楚律这家伙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在这里挡她路。她现在可没时间陪他闲嗑叨。“你干什么?放手!”顾亦晨没想到楚律会拉她的手,还将她拖到了一辆车旁。惊诧过后,才想起要反抗。“上车,你要去哪我送你去。”楚律不顾顾亦晨的反抗,打开车门就想把她推进去。“我们很熟吗?我为什么要听你的?”顾亦晨死死抵住车门,就是不上车。

“我是你上司。”“不好意思,现在已经下班。”够清楚了吧?不用再拿你是总裁那套来压人了!真不知道这男人吃错了什么药,她越是不想和他有牵扯,他越是来撩拨她。更可恶的是,他是总裁,他可以利用公务之便来纠缠她。而她只是一名小小的职员,有气无处撒,有冤无处伸。只是,她真的不明白,她年纪一大把,又有儿子,身上有什么值得他一个黄金单身汉来窥伺的。“上车,你想让我的车被警察拖走吗?”楚律有些气闷。这女人的脑子是石头做的吗?“关我什么事?害怕的话你可以自己先开走啊。

”顾亦晨眼眸一转,两手更紧地抓住车门,身子横在车外,死都不松手。哼,不让你尝尝惹我的后果,你是不会知道轻重的。顾亦晨冷笑。看着顾亦晨倔强地脸,要她乖乖听话是不可能的了。果然,像上官信分析的一样,对付特别的人需要用特别的方法吗?只是,怎样才算是特别的呢?顾亦晨将自己包裹的就像个女金刚,刀枪不入,就算是上官信来也搞不定吧?楚律盯着顾亦晨的脸暗忖。“喂喂,你离我这么近干吗?”顾亦晨瞪着双眼,伸出一根手指,戳着楚律的胸口。

“我警告你,不要再靠过来了,否则我对你不客气!”“哦?你想怎么个不客气法?”感觉到顾亦晨的不自然,楚律了然的一笑,却更加逼近眼前的小女人了。“喂,你在靠过来我要叫人了哦。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看过来,说不定明天的日报头版就是某某公司的老板当街**女员工。”“**,女员工吗?”楚律怔忡了一下。“是呀是呀,那可是有损您高贵形象的,所以我劝您还是不要耗在这里了。”顾亦晨一看楚律似乎有松动的迹象,赶紧假笑起来,和颜悦色地说道。

“如果我说不呢?”楚律倾身,凑近顾亦晨的耳畔,好整以暇道。楚律的唇若有似无的擦过顾亦晨小巧的耳朵,令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颤栗。看着楚律越来越贴近的脸,以及他脸上戏谑的表情。顾亦晨觉得自己的反应太大惊小怪了,像这种电视剧里自以为是,自命不凡的恶质男猪,她有什么好怕的?这么一想,顾亦晨扯开一抹嘲讽的笑,想玩?本姑娘就大发慈悲,陪陪你吧。于是,她放弃了挣扎,撤回抵在楚律胸前的手。理了理因拉扯而显得有些凌乱的头发与上衣,趁着楚律恍神的档,钻进了车里。

“你还杵在外面干什么,等着保姆叔叔来拖你的车吗?”顾亦晨在车内等了几秒,见主角还愣在车外,不由得讥讽起来。楚律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顾亦晨话里的取笑意味。没有在意顾亦晨的冷嘲热讽,楚律只是别有深意地望了一眼已经端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女人,然后打开了车门。“妈妈!”顾亦晨甫一下车,便看到了等在校门口的顾思影。“儿子!”顾亦晨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一把抱住顾思影。“老妈,你快勒死我了。”顾思影拼命地掰开顾亦晨的金刚指,不满地申诉道。

“唉,小鬼,长大了哦。”顾亦晨松开手,捏了捏儿子可爱的脸蛋,笑道。“咦,楚叔叔也来了?”顾思影一看到车旁边的楚律,便开心地挥着手:“楚叔叔!”本来楚律要去泊车的,但顾亦晨说接孩子不需要花太长时间,因为小影都是在校门口等的。找到他直接就可以坐车回去了,这样可以节省时间。于是,楚律便把车暂时停在了校门口的马路边。而他,并没有坐在车上等。见小影和自己打招呼,楚律也向他挥了挥手。然后,他便微笑着看着顾亦晨和顾思影,大手牵小手,有说有笑得朝他走来。

“楚叔叔,你怎么会来?”顾思影扬起小脸问道。“因为我想念小影啊,呵呵。”楚律**溺地揉了揉顾思影的小脑袋。“真的?叔叔没骗我吧?说不定是顺便呢。”顾思影厥着嘴道。“叔叔不会骗小影的。”楚律刮刮顾思影的鼻子,微笑道。“哦,我就说楚叔叔不会忘记我的。”“当然,我怎么会忘记小影呢。晚餐想吃什么?”楚律将顾思影抱上车,一边给他系安全带一边问。将孩子的妈撇到一边,不闻不问。“我没有特别想吃的,老妈你呢?”顾思影想了片刻,转头问闷声坐在后面的顾亦晨。

“随便。”顾亦晨看起来兴致缺缺,心不在焉的回答。“那就去我们常光顾的那家吃牛肉饭吧,楚叔叔,可以吗?”顾思影替当妈的做好决定,还不忘仰起笑脸征询东家的意见。“没问题。”楚律腾出一只手摸了摸顾思影的头,“今晚就吃牛肉饭。”那是一家小小的很普通的店,没有华丽的装潢,只有几张简单的原木桌。人多的时候,不管认不认识,吃饭的人都可以挤在一块。楚律看着熟稔地和老板打招呼的顾家母子,自己则拿着餐票却买单,一种家的温暖的感觉油然而生。

虽然只是一碗简单的牛肉饭,但楚律觉得那是自己这么多年来,吃得最开心最满足的一顿晚餐。他,知道,那种满足与淡淡的幸福感,是因为小影,以及他旁边那抹娇小。所以,每到周末,楚律经常利用自己上司的身份,对顾亦晨威逼利诱,带小影出去吃饭,或游玩。当然,有时候顾亦晨会很有骨气地不受you惑,自己呆在家,不与他同流合污。而顾亦晨不出去,顾思影也会秉着与老妈同甘共苦的精神,坚决不出去。楚律就只好租了影片,亲自登门拜访,与母子俩在家窝上一整天。

本来,一开始顾亦晨是坚持不给楚律开门的。怎么也没料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大总裁,耍赖的功夫也是一流。若亦晨不给开门,他要么就一直敲门,敲到左右的邻居集体抗议,顾亦晨不得不开门。要么就是且尽所能地讨好顾思影,说服他做个小叛徒,瞒着顾亦晨去给他开门。反正,待顾亦晨重新审视这个问题时,楚律进出他们家已经和进出他自家没什么区别了。刚步入办公大楼,一股罕见的低气压迎面而来,季洁顿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不过呀,今年又不是犯太岁,最近也没得罪小人,不至于倒霉吧。

季洁一边走一边回想近来的生活与工作状况。“来了来了。”“就是她啊,也不怎么样嘛。”“就是啊,别看她外表年轻,其实年纪很大了,听说她还有个儿子呢。”“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可不是嘛。来公司也没多久,平时倒挺安份的。没想到,心机这么重。”几个经过季洁的女员工窃窃私语,好像还对着某人指指点点。季洁好奇地寻着那些人的视线望去,便看见刚踏进大楼的顾亦晨。顾亦晨一路走来,沿途都在三三两两,对着她的背影指指点点。很显然,顾亦晨成了此次八卦的中心人物。

因此,季洁就更纳闷了。亦晨平时可谓是低调到尘埃里去了,怎么会**之间成为了那些八卦婆茶余饭后的对象呢。“亦……”刚伸出手准备叫她,却被人捷足先登了一步。“哟,这不是我们的顾大姐么。今日满面春风,可见昨天的约会有多甜蜜了。”一个窈窕的身影挡住了顾亦晨的去路,娇美的嗓音掩饰不了主人满腔的尖酸味。“麻烦让一让。”顾亦晨不明所以的看着面前敌意明显的骆雪,皱眉道。“怎么,不过是吃了顿饭而已,还真以为自己是这座大厦的女主人了?”骆雪不为所动,反而更加逼近顾亦晨,句句讥讽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顾亦晨强忍着怒火,尽量和气的问道。“俗话说的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您都做的出,大伙儿也都看见了,你又何必装呢。”骆雪冷哼,“真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勇气。骆雪这也算是见识了,开了大眼界了。”“明人不说暗话,恕我实在难懂小人的说话方式,能麻烦骆大小姐解释清楚吗?”顾亦晨实在难以理解骆雪的拐弯抹角,但是,她已经快要惹毛她了。“你,你是什么东西?竟然说我是小人。”骆雪伸出食指,颤微微地指着顾亦晨,一副羞愤难当的模样。

“我可没点名道姓。”顾亦晨耸耸肩。“哼!别以为和楚总吃了顿饭就以总裁夫人自居了!先不说你是什么德性,还带个拖油瓶,你以为总裁会看得上你吗?劝你还是省省心吧,别再丢人现眼了。”骆雪一看顾亦晨云淡风轻无关自己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哦,这样啊。”顾亦晨抚着下巴,状似思考,眼睛却盯着骆雪的后方。“哼,能理解我的话说明你还有救。以后离总裁远点,别像只……”“你听到了,以骆小姐为代表的群众觉得我们在一起吃饭是件丢人现眼的事。

”“喂,谁让你打断我的话的?”骆雪很不满自己的话被顾亦晨截开,正想又借题发挥一下,却发现后者直直盯着她,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她的后方。缓缓地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是一伟岸的身躯,往上是一张俊逸的脸。“总……总裁……”骆雪一时没反应过来,说话完全没有了刚才的伶俐。“楚总裁,我非常同意骆小姐的话,我这只小麻雀是无法与您这样的金凤凰并驾齐驱的。”顾亦晨微笑着走向楚律,与他擦肩而过的瞬间,她轻声道:“所以,以后,我过我的独木桥,你走你的阳关道。

不要再来打扰我和小影了,否则,就不仅仅是今日我所受困扰这么简单了。”楚律若有所思地看着顾亦晨施施然地走近电梯。“总裁早。”恢复过来的骆雪巴不得顾亦晨早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看到楚律没有追上去,顿时心花怒放,娇声娇气地打着招呼。她就说嘛,顾亦晨那个老女人,怎么可能是总裁的菜呢?“骆小姐是吧?”楚律收回视线,望向眼前笑得一脸娇美的女人。“是的,总裁,我叫骆雪,是鸿宇的AE。”骆雪扬手拨了一下自己的大波浪卷发,故作镇定道。

心里却已是波澜起伏,他注意到我了,终于注意到我了。“你今天的话有点多。”楚律别有深意地看了骆雪一眼,转身步入了电梯。“啊,什么意思?”什么叫我的话有点多?骆雪愣在原地。“总裁的意思是你八卦又鸡婆。”当了一早上观众的季洁走近骆雪,在她耳边好心解惑道。“啊……”还好反应快,看着缓缓关闭的电梯门,将骆晨那声尖叫杜绝于门外,季洁露出一抹欣慰的笑。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