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 爱恋悲歌

第二十九章 大闹寿宴(上)——全书第二个高潮!!!

小说: 爱恋悲歌 作者: 傻笔小新 更新时间:Wed Nov 16 02:30:34 CST 2016

这次的闹腾该算得上是平民阶层对上层社会的反抗?还是算儿子对老子的反抗?还是同性恋对这个世俗社会的反抗???对传统礼数和观念的反抗?????不知道谁都不知道只知道这个世界疯了都疯了……话说曹总风尘仆仆地赶回豪嘉,还没赶赴回宴席就听到前门下人跑来急急的喊:“不好了,老爷。出事了,少爷和不知道一个陌生人闹起了后场子”。曹总一听这话,也先是一惊,不及细问,略听一二就匆匆往后院赶,路上问怎么梅姨也不管。众人都答梅姨一早就出去了说家里有急事。

到现在还没回来。曹总只忿忿了声“我要她这管家作什么”,也就没说什么了。及至球场,看到的景象却令他大失所望,准确点说应该说是惊讶气愤——原来薛小飞电话打完之后,瑞洁就被送回家。还在车上的时候瑞洁就给小赫打了电话,问小赫东西准备好了吗。小赫说了一声“OK”,瑞洁就一叠声地要他过来,小赫就特听话地把早就准备好的资料拿着赶过来,说你要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瑞洁特激动地说真牛B,然后送给小赫一个飞吻接着说我他妈的今天就要看看所谓的H市高层社会能把我怎样,我倒要看看最文明的一群人到底有多文明,完了大喊一声,let’sgo!然后瑞洁问了下人今天的宴席摆在哪里,得知后就拉起小赫就往后院的球场奔。

刚入就放肆挥洒着青春的激情,小赫陪着他也一起海打胡闹,把好端端的一场宴会搞的乱七八糟,一塌糊涂。只见他一会儿拿起一个穿着艳丽的年轻女子的杯子特和气地说小姐,咖啡的浸泡时间要尽量短,一般以2--3分钟为宜,若时间过长则会把不良成分溶解出来,影响咖啡的味道,您这早就十几分钟了,喝了对身体不好,说着就抢过来倒掉,把杯子往地上狠命地砸去。小赫也不想想你死样的刚来还不到一分钟怎么知道人家那是十几分钟了,就陪着说:“对对对,对身体不好”。

接着估计还不解狠,瑞洁又抢过一中年男子的杯子说每一种咖啡都有它不同的特性,可以据此分多种调制方法,不同的调法又代表不同的含义,然后假装特专业地闻了闻继续说您这种属于添加白兰地的皇家咖啡,今天是我家的生日宴会,没什么皇家的讲究,说着也哗地倒掉,完了也不管那人一脸的菜绿和满座的一片哗然惊讶声又特悠闲地继续他的行为。这么一闹下来,一大场子的人倒有大半手里的饮料或酒就这么被他一杯一杯的被倒掉,众人有认识他的,也有连面都没见过,只是见主人家的下人都不敢上来劝阻,猜他定然不是一般的人,也都不敢上劝阻,只凭着他闹去,只是几个女的给吓的连连叫唤。

都说的那是相当的专业,小赫在一旁提醒他说还有桌子,桌子还没动呢!瑞洁转过头来,送给小赫一个香吻说:“聪明!小赫给我说”。一片哗然!这不是同性恋是什么?太大胆了吧!众人早就个个脸色煞白地停住看着他,预感到要发生什么,只是都各怀动机地谁都没有怎样。小赫特有眼色地配合着说:“餐桌的选择要与季节及室外温度光线等搭配合理,才三月份,未到夏季,应当使用浅黄色半珙式的,这里用乳白色显然不妥”。瑞洁一脸诡异地说:“说的没错”,完了不顾众人或哗然大喧的叫声和惊叹声或小声的切切私语声,就最近的桌子一翻,那一桌子鲜果食物连同酒杯登时撒了一地。

那一桌的人有的早起身了,有没来得及躲开的,被压在桌子下面,一副的狼狈样儿,旁边几个桌的惊的没及放下杯子就跳将起来,一个个面露恐状,生怕下一个就轮到他们。众人有人低声问旁边的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这样放诞恣意?旁边人赶紧拉着他低声说他就是曹总的儿子。“听说教养听好的嘛,怎么会……”“谁知道呢?看他还能闹出怎样。”当然这些属于切切私语性质的,没多少人能听的清楚,在当时的情形下,谁还特别关注几个人的小声谈话啊!倒是曹夫人也就是瑞洁口里的“那个女人”架着那副老花镜仪态端庄地站起来说:“洁儿,不许胡闹,不好可以换的”,说着一叠声的叫下人换掉,跟客人陪不是,可还没及怎样,瑞洁就忽地转过头来瞪那个女人,眼睛里满是怒气和杀气,然后目光落到她坐的那张桌子,视线移也没移就吼:“小赫,接着说,还有这个呢”。

小赫怎么会不知道瑞洁说的是什么意思,于是显然特激动不已,抬高嗓子拉着个细腰喊:“今天是生日宴席,凉菜要用桃形小碟盛装,而桃形盅用来盛放汤羹或甜品才能点出寿的主题,这里却用了圆型碟盘,明显不妥”。瑞洁转过头来故做惊讶的问:“果真不妥?”,小赫特激动地连连点头应着:“果真不妥。”“你要干什么?”,“那个女人”一脸惊状地问。瑞洁特和气地说:“没什么,既然您说要换掉,干脆换的彻底点岂不更好?小赫——”。小赫一听他喊,就特人道主义精神地递过一根不知道从哪儿整出来的棒球杆,瑞洁看了眼连声夸他真会办事。

边夸着小赫边抄起球杆就朝桌子上猛的一气儿砸,一桌子的碟盘鲜果食物登时乱的七荤八素,吓的“那个女人”撒开手里的杯子就往后退,被几个女仆上来扶住才不至摔倒。瑞洁还只顾在那儿格外欢畅地砸着,还不解狠,就势拿起个有半满着的杯子就要往“那个女人”身上泼,却不妨被一只手给拦住,瑞洁转头见是小赫惊讶地问:“你干什么?”小赫示意他看周围,瑞洁也稍微停住扫视着被他“修理”过的场子,只见大群人围过来,却各色不一,有的是惊讶,有的是担忧,有的是愤怒,还有的旁观,还有的……还有个记者模样的在那儿举着个相机咔咔地拍照,瑞洁一肚子恼火没处发,见到拍照的就想起他和基尔接吻被人偷拍的事儿来,于是刚刚消下去一点的火气立马以火箭般的速度上升,直接就走上来抢过那人的相机就往他头上砸,顿时那人头部血流不止,相机也重重地摔到地上,众人惊的直喊“救命,出人命了!”刹时简整个场子才真正乱了起来,有不少纷纷散了离席的。

也有忙着叫救护车的,也有冷眼观看的,家下众人更是一阵的忙乱。得,我也不形容了,您自个想去吧!瑞洁看到还有个在那儿狂拍这种混乱的场面,看到瑞洁上来要夺相机,那人吓的还没等瑞洁靠前来,就把相机自个儿抓起来给砸了。瑞洁冷笑一声说:“还是你比较有眼色啊。”说完这句还不解恨,瑞洁就抄起棒子继续就近的一个桌子开砸,小赫在一旁不停叫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