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 黑桃女王

4 纠结的问题

小说: 黑桃女王 作者: 胭影 更新时间:Tue Jul 11 02:30:00 CST 2017

Poker总部,闫倪度过了一个忙碌的上午。他劝了多少次,说了多少好话,才说服溪漠躺回床上休息。佟鑫的遗体,他差人送回了佟家。可以想见的,哭嚎声一片。溪漠一躺回床上,就变成了人偶,再也不动,更不说话。闫倪有自信哄得酒吧里每个女孩喜笑颜开,但是对于溪漠,他没辙。溪漠是特殊的。这时,救星到场。紫韵来了。由流苏跟随。闫倪就把调查报告给了紫韵。紫韵和闫倪一样,一页页翻看的仔细。他是吃了一惊的。想不到‘小狐狸’就潜伏在自己身边,而且,正是他那个傻里傻气天真可爱的‘好徒弟’,朝沐。

报告看完,紫韵第一句就问。那天荥炀的反应判断,闫倪基本可以断定,他是真被那小鬼攻陷了。最糟糕的情况。溪漠醒了,为何会是现在这副模样?闫倪于是又详细说了佟鑫的事。从佟鑫出现在总部开始,巨细靡遗半点不漏。紫韵听完,很久没说话。四个人,现在就剩紫韵和闫倪能正常工作,行动。怎么办?一人盯一个。紫韵负责盯着溪漠,闫倪去找荥炀。溪漠看到紫韵,连惯常的招呼都不打,照旧发她的呆。一双眼睛了无生气,死寂沉沉。紫韵唤她,却是唤不动。唤她没有用,紫韵就坐到了床边。

闫倪临走前买来了不少水果。紫韵从中挑了一只梨,洗干净了,拿水果刀削皮。虽然动作慢些,但他已经能完整的把皮削出来,而不浪费太多的果肉。削好了,他把整只梨都递给溪漠。溪漠还只是呆呆的看。紫韵无奈。手上又湿又粘,他打算先去洗个手再来。却突然,溪漠一把夺走了他手里的水果刀。紫韵紧张起来。她要干什么?夺走了刀,溪漠又把梨也夺走。切下一片来,放入口中。洗手的事,只能延后。溪漠又切下一片。知道紫韵在担心什么,溪漠给出保证。她还不能死。在和对她下手的‘银’算清楚佟鑫之死这笔账以前,她不会死。

紫韵收回了刀。这个样子的溪漠,他无法放得下心。邱家,别墅。花园成了邱季在家时最常出没的地方。除杂草、浇水、施肥,这些园丁干的活,他也都包揽了。如此细心呵护,终换来了满园□□。风吹过,花瓣飘洒悠扬,那场景极是唯美。长得最好的,要属中央那一整片向日葵。因为得到了主人的特殊照顾。倒不是他真的有意和园丁抢活干。而是只有这样,才能填补黎渊不在的空虚;只有这样,才能消磨原本用来思念的时光。如果不是女仆跑来报告说有客到访,邱季该能更好的欣赏这片自己一手打造的美景。

客人。谁?女佣说很陌生,从没见过。邱季就等在花园,让女佣把客人领来。客人来了。矮小瘦弱的身材,稚嫩的脸上堆满笑容。是个孩子?访客竟然是个孩子,这让邱季很是意外。孩子越过邱季,走上花田。孩子仰望天空。阳光刺眼,他用手遮挡。孩子,朝沐,向前跳了一步。邱季笑。‘黎渊’刺激到了邱季的神经,让他全身紧绷。邱季变了脸色。朝沐一张不变的笑脸。邱季下起逐客令。邱季只是回避。他是恨过。恨紫韵当时拦着不让他进去,更恨楼凤杀了黎渊。无论是否有意,杀了人,是事实。

所以,他做了一件紫韵不希望的事。他告诉了楼凤,紫韵的真实身份。但是事后,他后悔了。五年的相处,他是了解紫韵的。他知道,紫韵不是会做出那种事的人。黎渊之死,最大原因是他。早就明白的了。两次逐客令,朝沐还是没走。邱季告诫自己不要听。那是在推卸责任。大脑却还是一字不落的接收到了信息,并开始思考。凌云。如果不是他在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带着紫韵来到自己的别墅,如果不是他把楼凤介绍给自己的母亲,那么一切的一切,就都会大不相同。至少,不会是今天这样的结局。

黎渊,也可能不会死。不行。邱季摇头。他又来了。正要否定的时候,朝沐适时来了个肯定。朝沐直呼了自己师傅的名字。紫韵?回想起来,确实是。五年前把紫韵救出火场交给他起,凌云暗中为紫韵做了多少事,别人或许不知道,他邱季可是一清二楚。一朵向日葵,被朝沐摘了下来。越过邱季,朝沐走了。一面走,一面把花瓣摘下来,扔到地上。像是在沿途做标记一样。邱季的思考一直不曾中断。他的确从来没有认真界定过自己和紫韵的关系。只是知道黎渊走后,身边就只剩下紫韵,是应该好好抓住。

但是这和对付凌云、憎恨凌云根本是两码事。‘银’对他一次又一次的挑唆,他都是不予理睬的。除了那一次,收下了‘银’给的照片,还拿给楼凤看。现在,问题又提了出来。要不要为黎渊报仇?该不该恨?很纠结的问题。正如朝沐所说,他需要时间来得出答案。朝沐的满脸笑容,只保持到了别墅门口。一个人的出现,让他从头到脚统统僵了。是荥炀。梅花辖下十三张牌,这次办事效率很高。很快,追查到了人。笑容,转移到了荥炀脸上。听似平静的声线下,波涛暗涌。一样的回答,此刻听来,却是截然不同的味道。

朝沐向荥炀靠近了些。陪同荥炀一起来的两个部下就要对朝沐动手。荥炀拦住了。朝沐恢复力强,一抹纯真无邪的笑,又在脸上挂着了。荥炀没有回话。神情严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肃。闫倪得到消息赶去的时候,早已不见人影。夜已深。时钟滴答滴答,奏响了一支优美的催眠曲。紫韵守在溪漠床边,哈欠连连。溪漠呼吸平稳,睡熟了。流苏悄悄进来,要替紫韵守着,让他去休息。紫韵回绝。他一定要看好溪漠,绝不能让溪漠再出事。又是连着的几个哈欠。眼睛都模糊了。他或许需要一杯咖啡,来提神。

奶精,就不用了。又苦又涩的原味,效果才是最好。‘奶精’,让紫韵想起了‘纱织’。那小伙,天天都离不了牛奶,加了糖的牛奶。今天,饿了一天了吧?也不知有没有人给它喂食。该是没有。他走的时候,特意把房门锁上了,怕的就是它出来乱跑。交代流苏几句,紫韵匆匆走了。谁让他收养了那个小家伙。别墅里,只亮了几盏照亮过道的灯。人都睡了。紫韵不惊扰任何人,轻手轻脚进了厨房。自我感觉,像是只半夜出来觅食的老鼠。有什么能给小家伙吃的?有了,热狗。放进微波炉里加热一下,装盘带走。

一并带走的,还有几个蛋挞。晚饭就胡乱吃了那么几口,他也有些饿了。走出厨房,正巧撞上凌云。紫韵这次躲得快,把关灯的任务留给凌云,就走了。凌云本也是到厨房找吃的,堵住那只狗的嘴。他在沙发上看书看了多久,那只狗就在紫韵房间里叫了多久。心气再好的人,也会恼。‘纱织’吃到东西,终于是安静了。不再叫了。看它低头就着盘子吃得欢,紫韵把手搭在了它头上。它也没有半点意见。还是动物最好。吃饱喝足就是福,无忧无虑,再简单也没有。不像人,会有那么多烦恼,那么多顾虑。

太复杂。正感慨着,有人敲响开着的房门。是楼凤。挺着大肚子行动不便,她就倚门而立。紫韵避开了‘回来’二字。这让他尴尬。心里却在想,是谁告诉了楼凤自己住在这里。凌云?还是女佣?。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