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小说: 弃妃要二嫁:魅惑绝色美男 作者: 红叶舞萧萧 更新时间:Sat Nov 18 00:08:29 CST 2017

  叶诺还来不及看一眼自己到底穿越在怎么样的一副尊容身上就被莫明其妙地拉进了冷宫,其实也不算是真的莫明其妙,至少她是知道因为什么罪名才被关到这里来的。但是也仅仅限于之所以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既然来了冷宫,那她就安心住下来吧!即来之则安之!哎,超强的适应能力勉强算得上是她的一项优点,估且就这么归类吧!  不过,她现在比较关心的是她的这张脸,到底是何等的绝色?可是她一进门就瞄过了,没有找到她要的镜子,她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但是她美美的脸一定要从现代带过来,因为除此之外,她也别无所长了!当然,如果比之前更美些她也可以勉强接受的。

  她四下打量着自己的新房间,还勉强凑和吧!一桌一椅一张床,应该也算得上家徙四壁了。因为她刚才还来不及看清原先的房间是何模等样,所以也无从比较,这至少在心理上没有给她带来太大的落差。不过,很明显,被子比那张床上的要差了很多。  她上前几步,闻了下被子的味道,没有怪味,也能凑和着一用,她回头瞪了一眼身后目瞪口呆的两名侍卫。  “还站在那里干什么?想要参观本小姐的睡姿吗?别一会儿又给我按上一个勾引侍卫的罪名,本小姐还没有那么饥不择食。

”叶诺斜睨着门口那两名眉目还算俊秀的侍卫,话音刚落,这两名侍卫又象他们出现的时候一样瞬间消失在门口。  “唉,门也不晓得关一下,真是没风度。”你们本来长得就没有妖孽的十分之一嘛,哼!  叶诺感觉自己怎么好象睡在菜市场里,耳边全是吵闹声。有人在哭,有人在笑,有人在弹琴,有人在吵架,还有呵斥声,嗯,好象还听到了敲门声,她掏了掏耳朵,确定是在敲自己的房门。  叶诺坐在床头,眼睛开开合合,努力着想要一次把眼皮撑开,门上的敲门声却越来越响,‘咚咚咚’地直敲在她的心上,她想如果她再不去开门,恐怕这门就要废了,那她晚上睡觉岂不是要夜不闭户了?于是她只得半眯着眼跑去开门。

  “娘娘,你醒了?”一个十五六岁,着粉蓝宫装的俊俏小宫女看到她开门,明显松了口气。  哼!你这样敲门,就算是死人也会爬起来给你开了门再死的。叶诺斜了一眼小宫女,也不搭话,转身就往床上爬。  “娘娘,你怎么光着脚在地上走啊?小心着凉。”小宫女夸张地叫了起来,好象第一次看到这种情景。话说人家还真的是第一次看到。  “我说,你是来干嘛的?”叶诺不耐烦地看着小宫女,她不就是为了给她开门才光着脚的嘛。  只见小宫女张着嘴吃惊地看着叶诺,不肯定自家娘娘是不是昨晚刺激过度有些神志不清了?她还能来干什么?  “娘娘,语儿奴婢是来侍候你的。

”小宫女吓得不轻,刚才在门外敲了半天门,却不见半分动静,还以为是娘娘想不开出事了呢!现在看来果然还是有问题。  “吓咪?”叶诺一听,立刻来了精神。打入冷宫竟然还有丫环嗯,宫女侍候?嗬嗬嗬,想她在现代老公那么宠她,也没有舍得给她配个丫头使唤使唤呢!嘿嘿,不过话又说回来,貌似现代不流行丫头,那个叫钟点工。  “那个,语儿乖乖,咱们先商量个事。你也知道,现如今,你们家娘娘我是落难的凤凰被鸡欺,你再叫我娘娘呢也不合适,不如还是叫我小姐吧,这个称呼听着还顺耳些。

”叶诺伸手揽着小宫女的肩,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而在魔爪下的小宫女僵着身子早已石化,她家娘娘真的疯了!叫她乖乖,还搂她肩,知道的说她们俩感情好,不知道还以为她们有‘龙阳好’!  “是!娘娘,嗯,小姐。”小宫女从善如流,反正她也是从上官家带过来的,叫小姐也不为过,可惜她花了好久才改过来的称呼又要改回去了。  “乖。”叶诺摸了摸小宫女梳得整齐溜滑的头,就象哄她的小宠物狗。  “对了,外面那帮八婆在吵什么?搅得人没法睡觉!你去把她们打发了。

”叶诺话锋急转,翻脸比翻书还快。  “啊?”可怜的小语儿再次受到重击,她现在可以肯定,她家小姐真的疯了!  叶诺的回笼觉刚刚睡下去不到几分钟,房门就‘嘭’地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然后一群女人蜂涌而进,想必语儿的抗议引起了公愤。  “哟,还当自己是诺妃娘娘呢?都来了这里了,你还以为你比我们高人一等啊。”某个女人尖锐的嗓门冲着叶诺的方向说道,同时引来身后一片附和声。  叶诺掏了掏耳朵,同情的看了眼还在瑟瑟发抖的门,挑了挑眉头。

  “语儿,哪里来的一群疯狗在我门口乱吠,吵得人没法睡觉,还不快给我赶走。”叶诺闲闲的一句话,顿时让门口的这群女人沸腾了。  “启禀皇上,诺妃娘娘她。”  “嗯?”冷翱天冷冷地扫了眼下面的侍卫。  “是!上官诺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又嫌其他娘娘吵了她睡回笼觉,打发了宫女去‘劝说’,谁知却犯了众怒,然后她们就吵了起来,结果她以一敌百,力挫群妇,其他娘娘皆灰头土脸的回房去了。上官诺还宣言说以后冷宫她说了算。”侍卫偷偷瞄了一眼上首的冷脸皇上。

  “是吗?她是怎么吵的?”冷翱天憋了半天才没让自己笑出来,他想象着那场面该有多壮观啊!她还要统领冷宫?哈哈哈,好笑死了,那他就成全她好了,让她一辈子呆在那里!莫非,她真是给药傻了?  “这个全是一些市井无赖、泼妇骂街的污语,还不带重复的!说出来怕污了皇上圣听。”侍卫沉吟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要说的比较好。  “哦?”这就奇了,这上官家位高权重,好歹她也出身豪门世家,怎么会那些泼皮无赖的招数?而且,据他这近半年来的观察,根本也没有发现她还有这方面的潜质?。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