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小说: 弃妃要二嫁:魅惑绝色美男 作者: 红叶舞萧萧 更新时间:Sat Nov 18 00:08:29 CST 2017

  上官诺前几夜没睡好,此刻睡得正香。因为担心哪个不长眼的女人会半路来敲门,所以连门栓都没有插上,省得她一会儿还要爬起来给她们开门。  现在正值初夏,天气说热不热,说冷倒也实在说不出口。她的所谓睡衣还算保守,当然和宫里的女人没法比。一件半透明的丝麻亵衣在昏暗的屋子里倒也不显得那么透,长袖长裤,将她遮得严严实实的,何况里面还穿有内衣也就是现代俗称的胸罩内裤。  只是她的睡姿无论是以哪个年代的审美观来看,都不可能算得上优雅。

丝滑柔软的夏凉被半条拖在床沿半条躺在她身下,脸朝外侧翻着,绸缎般的黑发四散在浅暖色的被褥上,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身子半趴半侧着,枕头并没有让她枕在头下,而是抱在了怀里,前面的一条腿半挂在床沿边,后面的脚反转着抵在雪白的蚊帐上,裤管滑至脚弯处,露出半截莲藕般白嫩纤细的小腿。  怡妃看了心中不由一阵感叹,这种睡姿难度真高啊!平时虽不见她怎么运动,原来连睡觉都在练瑜伽啊!饶是她见识了多次上官诺稀奇百怪的睡姿也还是忍不住暗暗叹服。

她偷眼看了下侧前方的皇上,一见那脸色,赶紧想要上前叫醒犹在忙着与周公打架的人儿,只是她身形刚动,就收到一记眼刀,立时就将她定在了原地。  冷翱天确实有点被雷到了,竟还有女人是这样睡觉的!难道宫里的女人也是如此?只是在他面前装的斯文高雅?她的房间早已不是刚来时的模样,那个蚊帐大概也是上官老儿给她弄的吧?宫里大多都是四方帐,这个圆形的颇为少见,帐子并没有放下来,而是用两个蝶形夹子高高的夹起。  还有她穿的那叫什么衣服啊?光线一亮,几乎就呈隐形状态,连里面的内衣都显得一清二楚,叫她**还真没冤枉她,这样的女人怎么能配得上冷翱月?可她却偏偏睡得象个毫无防备的天使,单纯的好似全无心机。

冷翱天眸光一暗,两道浓眉紧紧地拧了起来。  上官诺怎么感觉自己就象是睡在大太阳低下,光线太过炙热,不由轻蹙眉头。蝉翼一般长而卷的睫毛抖动了几下,悠悠然睁开了眼,果然,还是有些不长眼的女人来打扰她睡觉。最好,她们有说得过去的理由,否则别怪她用口水淹死她们。她眼睑忽闪了几下又‘腾’地睁大。  “怡妃姐姐,你怎么把臭男人往我房里带?这下我不淫荡都不行了。”上官诺收了收自己的手脚。心想如果是月王爷,那就另当别论了!  “诺儿,你睡傻了?你看清楚了。

”怡妃想要说的话再次被眼刀阻截。  这丫头不是疯了吧?嫉恨皇上也不该骂他臭男人啊,那是要杀头的啊!想她自打来了冷宫后,行为一直异于常人,莫不是她们一直被个疯子使唤的团团转?可是,哪有这么聪明的疯子的啊?  冷翱天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忽略到底,那个女人从睁开眼就没有正眼瞧过他,先是叫他臭男人,现在只是盯着怡妃,时不时还偷瞄着他身后的花无忧。他使了个眼色将怡妃打发走,上官诺这才正眼瞧着了他,那是一对比婴儿还要纯净的眸子,无辜的盯在他脸上。

  “那个谁,麻烦你把门掩了一下。”男人正背着光线而站,上官诺眯了眯眼还是没能看清他的脸,只觉得他气势如虹。身后的花无忧虽然惊诧于她的言行,不过还是听话的将门虚掩了起来。  “你你你。”上官诺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这个不就是那条把她扔到这里的喷火暴龙,黄梁国的皇帝,月王爷的兄长,她的正主夫君吗!  “终于想起来了?”冷翱月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女人,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莫不是上次没有将她药傻,而是药得她失了某些记忆?就算她平时见他的次数不多,可是也不该一副不认识他的样子啊!  上官诺也不说话,这个男人不是她能惹得起的,不知道能不能躲得起?她不明白他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但是她绝不会天真的以为他是来帮她洗刷冤屈接她回宫的,或是来放了她回家的。

她眨巴眨巴眼睛,将目光调向他身后的花无忧。  “那个,你是谁?”上官诺抬着下巴问花无忧,如果那个男人是皇帝,那眼前这个他(估且用‘他’好了,表面上至少还是他)应该就是个太监喽,难怪她刚才看他就觉得很怪异,她还是第一次看见活生生的太监呢!话说,上次五王爷来的时候她只顾看着冷翱月,完全忽略了他身边近乎透明的小太监。  “呃?回主子,奴才花无忧。”花无忧好生郁闷,想他在皇宫横行了大半辈子,嗯,侍候皇上大半辈子,有人不认识某个娘娘主子属正常的,但是,还没有人不认得他花无忧的!  “什么?你叫花无忧?”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以前她看《绝代双骄》的时候总觉得花无缺的名字娘了点,原来他的兄弟根本就不是小鱼儿,而是个太监啊!  “是!老奴已经叫了四十年的花无忧了。

”花无忧郁闷之极,这个上官诺恐怕真的傻了,此时不去关注皇上却偏偏盯着自己不放,他再风度翩翩、玉树临风,也只是个不完整的男人啊!  花无忧偷眼瞧了下皇上,这一看不由吓得差点跪了下来,皇上正斜着眼瞪他呢,好似他抢了他的风头一般。冤枉啊!又不是他想引起上官诺这个怪丫头的注意的,是人家魅力嗯,是皇上的威严吓到她了!瞧瞧她,见了皇上也不晓得行礼!他将身子往边上挪了挪,尽量隐到皇上的身后去。  “那个,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如果那帮女人在,她跟着她们照做就好了。

似乎,她刚刚才想起看见皇上貌似要行大礼的。要跪吗?似乎太掉价了!不跪,会不会砍头?真纠结!她嘴上问着冷翱天,眼睛却是看着花无忧的衣角,似乎感觉他要比他的主子好说话一点。  “上官诺,见了皇上为何不跪?”果然,花无忧终于将他那张老脸从冷翱天的身后晃了出来,差点连他也忘了这茬。  上官诺眼疾手快,扯过被子枕头往地上一丢,却偏偏还要装作是慌乱所致的样子,然后快速地往上面一跪。  “臣妾参见皇上。”哼,咱电视也不是白看的!  可是她跪下去半天却迟迟听不到一句有关‘免礼!’之类的话,头顶还传来‘嗤嗤’的声音,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她认定是在故意刁难她的皇上,只见他正一脸扭曲的看着她,而‘嗤嗤’声却是来自他身后的花无忧。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